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反派五官太正了》快穿反派已重生正黑化 第十章 终是一场好梦初醒时 反派五官太正了免费阅读

《反派五官太正了》快穿反派已重生正黑化 第十章 终是一场好梦初醒时 反派五官太正了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8-02 00:05:45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隐南客 状态:已完结

《反派五官太正了》由网络作家隐南客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姜念,晏知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男子一身墨黑长衣同雨夜融为一体,翩翩玉笛浇打在上好的云锦衣料上,挂满了院子的红灯笼投下一轮又一轮的红色倒影。四下无声,只听得落在

《反派五官太正了》 免费试读


男子一身墨黑长衣同雨夜融为一体,翩翩玉笛浇打在上好的云锦衣料上,挂满了院子的红灯笼投下一轮又一轮的红色倒影。四下无声,只听得落在青瓦上的雨点子谱出凄凄的乐谱。

“你就如此喜欢晏知安,明知是毒酒还甘之如饴?”

“不过,死了也好,免得有一天说漏了嘴,我还得来收拾你。”

说话间,树影微晃,却已不再见男子的身影。

……

下了一夜的雨终是在今晨停了下来,拨开云雾,才见得缓缓爬升的晨阳顺着东边云梯登上了天幕,满院子还落着些彩纸,炮竹残渣,院墙边还躺着几个被风吹倒的灯笼,面上糊的纸已被树枝穿破。

“王爷和王妃怎还不出来?都晌午了呢?”

“你懂什么!人小两口甜蜜着呢!”

“说的好似你就懂了般,况且你何时听说过王爷喜欢上王妃了?就说他俩甜蜜了。”

“诶,这俗话说日久生情,指不定昨晚两人的感情就猛进了一步呢!”

两个丫鬟在院子一旁望着主屋探头探脑的。

“什么时候轮到两个下人来议论主子的事儿了?”一面色雍容的中年妇女扭着腰进了院子。

两个丫鬟忙低下头道了声不是。

万嬷嬷走到了屋子门前,耳朵细贴着窗:“不过,怎么这么晚了还未出来?当真昨晚太累了?”

万嬷嬷缓缓直起了身,冲两个丫鬟道:“先去备些饭菜,我来叫主子。”

万嬷嬷倒是个心思细腻的,这两小丫头瞧着便是能说的,若看见了什么,指不定在下人里就传开了呢。

“王爷?王爷?”万嬷嬷待两个丫鬟走了后,轻声唤了唤。

“王妃?王妃?已经到晌午了呢。”万嬷嬷唤得大声了些。

“这是……血?”万嬷嬷定睛才看清楚门上染了星星点点的血迹,似是盛开的海棠花般红艳。

“王爷!王妃!”万嬷嬷一把推开了门,入鼻便是一股子冲人的酒臭。

地上的残血已经凝成了暗红色的血点,女子红嫁衣凌乱不堪,端着的步摇斜插在发间,瞧着便是要落了下来,带血的嘴角绽了个笑。

男子则是面无血色的瘫倒在木凳旁,双目紧闭。

万嬷嬷老手抚了抚心口的位置,一手凑到了晏知安的鼻下:“呼,还好,还好王爷没事儿。”

紧接着,万嬷嬷又跨过了晏知安,将手凑到了姜念的鼻尖下:“来,来人呐!来人呐!王妃没气儿了!来人呐!”

……

白纱飘飘,似是重重幻影般,偌大的灵堂内摆着口棺椁,一旁烧着些淡黄色的纸钱,风一吹,卷了些许烟尘。

“冉冉!爹就说你不该嫁给那什么破皇子!你嫁过去就成了这样!你叫爹日后如何是好!”姜理毅趴在棺椁旁,已然是泣不成声,身上的白衣有些皱巴巴的。

几个小厮拦着姜理毅,谨防他扑上前去。

老夫人,何曼殊,秦舒绾,姜茹,姜芝,姜荷,姜理平,姜理盛皆在灵堂外边儿,垂着头倒看不清面上的表情。

“时辰到—盖棺!”

“冉冉!不要!冉冉,你走了让爹怎么办,爹只有你了啊,冉冉!”姜理毅跌坐在蒲草团上,哭得似个迷了路的孩子般。

“老爷,节哀吧!”

“姜尚书,请节哀,令千金只是去了另个地方过潇洒日子去了呢。”众人皆劝着姜理毅。

“不,不要,再让我看一眼冉冉!”姜理毅一把推开了身旁的小厮,冲到了棺椁前。

女子身上穿的仍然是那绯红的嫁衣,被清理好的面容泛着白光,了无血色,平日里自发红润的唇,此时就算是点了口脂也不见有半丝往日的风韵,只嘴角微微扬着的弧度,像是安睡般,浸醉在了一悠好梦中。

“砰”沉重的棺板终是重重地盖了上去。

姜理毅一时气上心头,竟是晕了过去。

“老爷!老爷!”“姜尚书!”众人慌了手脚,忙叫了几个男仆,将人抬到了客房。

“这二姐姐倒是可怜,好不容易嫁了过去,竟就这般死了,也是可惜了。”姜芝捏着巾帕,假样揩了揩眼角。

老夫人只长叹一声:“也罢,只道是她那一场梦醒了,去另一个地方享乐了吧。”

姜府的众人对姜念倒无过多的感情,有的只是对其薄命的唏嘘。

“起棺!”

众人跟着送葬队伍齐出了门,只姜茹走在最后边儿,愣愣瞧了眼棺椁:“为何,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大姐姐不跟上吗?”姜荷在离姜茹不远处的地方怯着声音到。

姜茹瞬时敛去了神色,脸上尽是一派淡然:“这就来了!”

云雾暗沉沉的,叫人的心也凝重了几分,蒙蒙细雨轻刷在玄色的棺椁上,漫天飞扬的纸钱似是和雨幕交杂在了一起,旋旋下落,凄哀的唢呐声刺耳,似在替人鸣不平般。

“啧啧,这定平王妃倒是可怜,才一晚就死了。”

“莫不是五皇子是个克妻的主?”

“诶,我看未必,这倒像是有人刻意而为之呢,五殿下自己也中了毒,听说现在还未苏醒呢!”

“谁人如此大胆!竟敢毒害定平王妃?”

“是啊!定要把凶手找出来!”

声声啜泣不大不小,女子站在人群外,探头朝着棺椁离去的方向。

“小姐快别哭了,念小姐许是去天上享乐了呢!”婢女替慕南风擦去了眼角的泪。

“也不知她在天上究竟过得好不好?她那般娇纵的性子,有几个人受得了她,还不如在人间继续嚣张下去呢!”慕南风说话的声音略微有些大,惹得街边的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小姐小声点,大家伙儿都在看你呢!”婢女侧身遮了遮慕南风。

慕南风怒道:“他们这些人就是这般无常,在这里无非不过就是图个热闹罢了,他们口口声声说要找到凶手,又有哪个是真心为了她好的?”

“是是是,小姐说的是!”

“往日里辱骂姜念的就数他们说的最多了,那传的流言都能把姜念淹死咯!这下好了,姜念一死,所有人都做得个关心的模样说要找凶手!我看就是个笑话!”慕南风气得都要将剑拿了出来。

“诶诶诶,小姐使不得!使不得!我们还是快跟上吧!”婢女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慕南风拉离了人群。

“他晏知安到好,毒都解了,现在只消在榻上养着便好了,姜念呢?人都没了!”慕南风嘴里还一直碎碎念着。

玄武年六月十四,定平王妃,下葬于青山陵。泛黄的土层层叠叠重在棺椁上,掩去了女子十六年来的过往,掩去了女子曾经盼望的未来,掩去了她明艳的笑容,掩的,是真正的尚书之女,姜念。

倚月楼外仍是茶香四溢,弥了一楼的清香,只是门口的两个大红灯笼竟是被前几日的狂风吹坏了,还未来得及换上新的,老客从正门进来,总是觉得缺了些什么般。

“主子,定平王妃已安葬好了。”墨尘轻然进了雅室内。

晏知离今日并未穿平素里的玄色衣裳,倒是破天荒的穿了件月白色长衣,显得温雅近人了些,面前摆了把琴,淡粉色的薄唇轻抿,无暇的面容似是比女儿家还娇美,可硬挺的鼻梁却是英气的很,清冽的眉眼似是精心雕琢般,面上则常带着种同春阳般温暖的笑。

“这件事你怎么看?”晏知离抚了抚琴弦。

墨尘轻声道:“属下觉得许是姜小姐发现了什么秘密,所以晏知安才要至她于死地。”

晏知离用白色的巾帕细细擦拭了琴弦:“我倒觉得此事并非是晏知安的手笔,这后边儿一定有人操控着这一切。”

“那,可需要属下去查清这一切?”

“查?有什么好查的,她姜念死了关我何事?这查案是官府的事,与我可无关。”晏知离桃花眼闪了闪星光。

墨尘垂头疑思:那为何那夜主子回了倚月楼,一口气喝了那么多桃花醉,今儿还点名要我去看着姜念是否安好的下葬。

“让你查的事可有眉目了?”晏知离一问将墨尘飘走的思绪拉了回来。

“回主子,晏知安像是中了苗疆的蛊毒,但并不严重,已经解了毒。”

“继续盯着晏知安,如有异动立刻向我告知。”

“属下遵命。”

“大哥哥!念哥真的死了吗?”待墨尘出去后,许展明蹑手蹑脚地进了雅室,“噌噌”到了晏知离身旁。

晏知离剑眉一皱:“念哥?是谁?”

“就是姜念姐姐呀!她说叫她哥才霸气呢。”许展明眨巴着眼,无辜地看着晏知离。

晏知离嗤笑道:“以后少跟这种人来往,别让她教坏了你,什么都敢乱叫。”

许展明忿忿道:“念哥才不坏呢!”许展明又扭了扭脑袋,低声问道:“不过……念哥真的死了吗?我是不是再也无法同念哥一起玩儿了?”

晏知离今日难得有了份耐心,视线顺着白光望向了窗外:“她只不过是做了个好梦,现在好梦初醒,她该去天上寻个逍遥之地过她的小日子罢了。”

绵绵细雨不绝,连成雪白色雨幕,晴天偶有几道闪电划破天际,斩断了那女子所作的酣梦,一心所盼,不过是件红嫁衣,交杯酒,最后酣梦初醒,亦是一袭红衣去,而旁人却是仍如往常般过着自己的日子,她所做的一切,到底是成了上京城内百姓的饭后谈资罢了。

反派五官太正了

作者:隐南客类型:科幻空间状态:连载中

《反派五官太正了》由网络作家隐南客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姜念,晏知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男子一身墨黑长衣同雨夜融为一体,翩翩玉笛浇打在上好的云锦衣料上,挂满了院子的红灯笼投下一轮又一轮的红色倒影。四下无声,只听得落在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