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走阴差》走阴差全文阅读 NP文 走阴差RPS

更新时间:2019-08-25 12:09:03

《走阴差》走阴差全文阅读 NP文 走阴差RPS 已完结

《走阴差》

来源:厦门乐创 作者:扶摇 分类:灵异 主角:易云,那团

《走阴差》由网络作家扶摇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易云,那团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等到老太太窜了十多米远的时候,易云已将红线解开,线稍绑了枚铜钱,口中低喝一声:“着!”话音刚落,红线绑着的铜钱便如长了眼般直朝着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到老太太窜了十多米远的时候,易云已将红线解开,线稍绑了枚铜钱,口中低喝一声:“着!”

话音刚落,红线绑着的铜钱便如长了眼般直朝着老太太背影追击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易云这一击速度虽快,但那老太太却似乎更快,那枚铜钱还未近身便见她腰身一扭,呼的一声从身体之中窜出一团黑影,紧接着老太太身体便啪嗒一声直直的栽倒在地。

我暗道一声坏了,连忙跟着跑了过去。

“别动”,易云冷喝一声,生生止住了我,与此同时他三步寸作两步跑到老太太旁边,手指翻飞,片刻功夫已将红线缠在了老太太双手手腕上面。

而那团从老太太身体之中窜出的黑影易云甚至看都没看一眼,冲着我喊道:“快来帮忙!”

等我跑到老太太身体旁边的时候,我两合力将老太太抬了起来。

说来也是奇怪,这老太太看上去枯瘦得很,身材不算高大,沉得出奇不说,最为反常的是她的身体竟然凉冷僵硬得很,说句不客气的话那就是像是死了好几天的人一样,于是我连忙问易云这是怎么回事。

“七魄四散,肉身紊乱,当然重了,死沉死沉你没听说过吗?”易云没好气的回答我。

“老婆子”,一声怒吼传来,我吓了一跳,连忙抬头一看,远远看见之前山腰上那个老头抡着锄头朝我们奔了过来。

“坏了,快闪”,易云脸色一变,连忙将老太太放了下来,拉着我向一旁躲去。

只不过,这老头看老太太这样,更是怒极,哪怕是易云一面躲闪一面解释也没半点作用。

我这才明白,这老头是认为我们害了他家老伴,一时之间我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别动,再动我还手了”,易云见几番解释也没用处,脸色一黑站在了原地,不无威胁的道。

“你们害死了我老伴,我要和你们拼命”,老头怒瞪着双眼,将手中锄头挥得呼呼作响。

听到老头如此之说,易云无奈叹了口气,避开老头一次攻击之后猛然伸手,一把抓住子锄头,猛的一扯,只见老头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我见过你儿子和媳妇”,易云将手中锄头扔得老远,没好气的对老头道。

“啊,你见过我儿子?”老头听后大喜,一脸激动的看着易云。

易云点了点头,有些欲言又止,轻叹口气道:“不过,你见不到了!”

老头脸色一白,差点落下泪来。

易云走上前去扶起老头,将他拉到火堆旁边坐下,指着之前老太太坐着的地方说:“你的儿子和媳妇已经死了。”

“怎么可能,他们今天中午还好好的,他们只不过是吵了下架”,易云此言一出,老头顿时嚎啕大哭起来,嘴中喃喃自语,除此之外竟然没有太过质疑易云的话。

我看得有些好奇,老头这种反应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按理来说,但凡听到这种消息第一反应应该是否定这种传言,第二反应或许是就迁怒传言之人了。

但是,从这老头表情上面我看不出半点这种迹象,甚至,我隐约觉得,是不是这老头早就知道他儿子和媳妇已然不在人世了?

易云坐在旁边没了太多动作,反而捡起了这前老太太不住往火里扔的东西,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纸做的金元宝。

我倒吸了口冷气,这老太太好端端的烧这玩意做什么?

“说说你老伴吧,你一定知道些什么的”,易云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神色,打量着手中那金灿灿的元宝道。

易云此言一出,老头明显一愣,最后还是长叹口气,伸出干枯的手掌朝脸上抹了一把,低声说了起来。

原来,老太太在四天前被山上一种毒蛇咬了一口,本来老头和他儿子都以为老太太必死无疑了的,但是没有想到老太太昏迷了三天三夜之后竟然醒了过来,本来这算是件天大的喜事,但是哪知道老太太醒来之后第一件事竟然是要吃东西。

本来,这事也还算平常,但是,令所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老太太这次要吃的东西即不是米饭也不是稀粥,而是香烛。

这一下可把所有人都吓坏了,之后老头和他儿子商议了一番,都觉得老太太可能是昏迷了太长时间神智不太清醒,于是逆了老太太意给她做了一碗稀粥。

可是,老太太才将那碗稀粥喝下便又吐了起来,而且,那吐出来的东西竟然是污黑腥臭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这一下所有人才发现了异常,于是老头让儿媳看着老太太,自己则和儿子躲到一边商量起来。

原来,在我们这边有个传说,说是鬼只能吃香烛,绝对不能吃正常人吃的东西,否则就和吃毒药没有两样。

老头父子显然是知道这传说的,于是商量着给老太太弄来了香烛,没想到老太太还真吃得特香,这一下可吓住了所有人,其中老头的儿媳最为胆小,直接吓得跑出了家门。

之后就是老头儿子追着出去找他媳妇,然后再就是老头出去找,直到易云和我两人赶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头脸色苍白的看着易云问他:“先生,这事有办法吗?”

易云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回道:“事已至此,哪里还有什么办法,而且,我想你的儿子和媳妇只怕早已葬身山涧了,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将你老伴的魂魄带回去,免得他再回来害你。”

“大师,不会的”,老头一听急了,连连摇手哀求:“求求你不要带我老伴走,现在我儿子媳妇都不在了,你再带走我老伴,那我孤零零的怎么活啊。”

易云听后淡淡一笑,摆了摆手道:“我只管死人的事,活人的事我管不来,而且,阴阳殊途,如果你老伴再来,只怕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那我也愿意”,老头此时已然老泪纵横,只差哀求易云了,只不过此时的易云像是铁了心肠一般,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的道:“你愿意也不行,你老伴执念太深,到时候成了孤魂野鬼就遭了,我即然在这里,这事我就得管。”

老头听后一把瘫坐在地,两眼呆滞的看着易云,嘴唇剧烈抖动起来,喉间咕嘟咕嘟的发出阵阵水泡似的声响,才片刻功夫便脸色青紫,随后直接倒了下去。

我看后脸色一变,心想这可别好心办了坏事,如果又闹出人命来那可就麻烦了。

易云一看如此也是惊了一下,掐指算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道:“命该如此,不过,按理来说他们下辈子福分应当不浅,还是一家人,只是,这老太婆就有些说不准了。”

说话间,易云向着那栋破烂的房子走去,在里面转悠了一圈之后回到了火堆旁边,我定睛一看,竟然是只裹足小布鞋,看来应该是那老太太的。

只见易云将布鞋拿在手中稍稍看了一眼之后又抬手看了下时间,将布鞋递到我手中,一脸神密的对我说:“现在是你四印太岁命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易云,虽然听他说我现在已是走阴差了,但是说实话我对这走阴差具体能做什么或者要做什么是完全没有任何头绪。

“跟着我念!”易云脸上带着淡淡笑意,但眼神之中却完全是一副毋庸置疑神色。

我只得拿着布鞋,跟着易云念了起来。

“走阴沐凡,四印太岁,追魂千里,拿灵咫尺,布鞋有主,魂灵相认,缚!”

随着我一声大喝响起,“缚”字音节被拉得老长,悠悠传了老远,与此同时,一道古怪气息从这只布鞋传出,像是一张巨网般铺开。

差不多过了半分钟的样子,我身体一震,清晰的感觉到了那团远远遁去的黑影,不由得心中一喜,心思暗喊一声:收!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团黑影已然出现在了易云掌心,只见他掏出一张红纸就着将这黑影一裹,随后毫不迟疑的扔进了火堆之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