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钦绝》绝色帝师红颜 小白文 钦绝NP文

更新时间:2019-08-20 00:09:55

《钦绝》绝色帝师红颜 小白文 钦绝NP文 连载中

《钦绝》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来而往也 分类:婚恋 主角:蒋钦,金叶子

《钦绝》为来而往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相聚即缘分,恩人不必客气,若没当日您的出手相助,钦绝恐怕性命不保。” 她叫来小二上好酒,各满上一杯,便恭敬起身,郑重道谢。那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聚即缘分,恩人不必客气,若没当日您的出手相助,钦绝恐怕性命不保。”

她叫来小二上好酒,各满上一杯,便恭敬起身,郑重道谢。那人亦同样端起酒杯回敬,口称客气。

待第一杯酒尽了,座上气氛缓和,其余的人也算明白了是怎样一回事,原来自家师兄曾救过她的性命。

于是也不再客气,亦同样无需多劝,就自觉执筷吃喝上了。

“凌师兄,咱们今天跟你出来算是跟对了,小张师兄说你朋友遍地,且不较年龄,我们还不信。今天,算是信啦!”

“对头对头,师兄义气,朋友自然多。”

钦绝注意到说话的都是些与自己年纪大不了多少的小少年,是也不去纠正。对于当朋友什么的,倒没什么计较,只要这些高兴就好。

桌上热热闹闹,并没有冷场。既然是他们师兄的朋友,他们自己又蹭了吃喝,那也算是熟人了吧。

尤其蒋钦绝并不冷待他们,还时常说些应景的话来。是以在提到江湖上不了解的问题时,那些人也是很愿意解答的。

蒋钦绝坚信与人沟通从请吃饭开始,但是若想交情深便需要多一些转弯抹角的套路了。这一取一予间,是个门道。前世里也有很多人专研,甚至自成一个学问。

她不想熟识哪个,也不想与他们交情多深,只是遇见了,邀请来,达成一举两得之事。

但总归是自己主动请来的客,一个人闷头吃喝多么无礼。那就再提问些自己不了解的疑惑吧,且认真听着。

这样一来,既能学到东西又不会吃得不自在,何乐不为?

是以,这顿饭就如此轻易的解决了浪费问题。此时这些吃饱喝足的人俱是闲着,他们懒懒的靠在椅背上,没个正形。

望着师弟们如此,凌全面上有些尴尬。这些小子们也算是初出茅庐的菜鸟,如今竟也能在桌上与同样没出过远门只见过一面的人聊得火热。

一个个真把自己充大侠了?就这样失了防备,在外人面前露出本性,甚是失礼。

凌全决定好好训练这帮家伙,好叫他们收敛着些,不要以为是在小孩子面前就可以放纵无忌。

要知道,之前打招呼时,这孩子称谓里可是有个钦字。这天下,凡是有钦字的,应该都不算简单的人。

他朝暗中两个与他同般年龄的人放出手势,叫他们先行行动。这两人是他的亲信,算是纪铭锋亲自拨送给自己弟子防身助力。

这二人在外人面前也同样与他是师兄弟之称,只是关键时刻会以命相护,谁叫他们自小便被告知是眼前之人的死侍。

二人从头到尾没说过话,只管闷头吃喝着。如今饭毕,他们见主子有新吩咐,于是直接接令。将那帮刚出门就飘得没边的小子们一个个喊出去调查任务,探探路先。

凌全是有心将人全部支走,因为他要还一物。毕竟这物不太好当着众人面展现出来,因为上面皇家私印太显眼,于是他决定秘密解决。

如今他亦有心仪之人,再不会乱接其他物件。有心告诉蒋钦绝这其中寓意深远,但观她还小,不懂便不懂吧。

玲珑剔透的小葫芦紧紧贴在碧绿色的翡翠上,更显青葱闲趣。这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玉佩,但它是蒋钦绝唯一带出宫外的一个还算值钱的东西。

她摊开手接住玉佩,牢牢握紧,只道了声谢后,两人就陷入在沉默里。

凌全见此,也只好没话找话地聊起那梨花宫的事情,在被告知生了一场事变,宫主与众位长老都遭遇了不测之后,气氛又显然而然的变得僵硬。

凌全观小孩面上并无伤怀之意,便不去安慰,实在是因为他知道这孩子对那处并无归属感。

想来近日江湖动荡稍歇,但一个孩子出门在外也是凶险。他沉默片刻后,主动相询,问她去往何处,是否愿同路而行。

摩梭着掌中翠玉,蒋钦绝摇头拒绝,倒是想好了下一步去处。她将往都城而去,顺带需要解决一些小事,便告知凌全恕不能同行。

但凡历来门派不会与官府接触太深,更遑论与皇室有关。对于这潜移默化的规矩,他也不想打破,是以不问。只说此行要多加小心,便借事由告罪离开了。

此时夕阳已经下山,街上的多家铺子也都关闭。唯有那间铁匠铺子在挂了灯以后,又传出叮当敲打声。

街上前行的客人,不减反增,也都扛着刀,或抱着其他武器。小二跑来抱歉地一笑,说是打烊时间已到,请客人离去。

风很静,叶也不动,蒋钦绝顺着栏杆朝下望,惊奇那柳树下算卦的相士仍在。他像是终于睡饱,眯着眼睛虚看前方水上挂着的小灯和彩船,感叹着时间真快。

“王爷,这太阳已经下山,您也该收摊了。”那一直等着的人此刻也已经将灯点燃,却不是为算命而来的。

蒋钦绝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客人,而是对方的家臣。可观那通身迫人的气质和隐含命令的口吻,竟看不出谁是主子谁是仆。

像是没有望见那一直立在身旁的人,周钦耀依旧欣赏着水面,不时还摘下几片柳叶飞往水里,却砸不出半点涟漪。

她来了兴趣,从窗外栏杆处直接翻下,落在地上时悄无声息。近看那小王爷年岁竟也不大,可是却穿着小老头一样灰扑扑的布衣。

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想着临近关北这不毛之地,竟也出现一个皇亲贵戚,怎能不引起她的好奇。

而他又比自己年长,所以肯定不是现任的帝王之子,当是哪个王爷的子嗣,或许不是嫡出的才弄到这个小地方来任人轻视。

那被忽略的人也不恼,只一边静默,靠立在柳树旁。似乎察觉有人向这边看过,很是不满,直接飞过来一片金叶子。

蒋钦绝侧身接住,道了声谢,脚步依然不停。“喂!还算命吗?”

周钦耀听到有人叫自己,略微探头来看。在见是一个孩子时眸光闪了闪,一瞬间又归于平静。

“命越算越薄,小小年纪就随它去,还是不要算的好。”他的声音听不出悲喜,准确来说一看就是经过特殊训练而成的。

蒋钦绝不管,执意在他摊位前坐下。“你就随便看看,看我此行京都,是凶是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