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王牌快穿:系统君养成记》王牌快穿 69文 王牌快穿:系统君养成记总受

更新时间:2021-01-17 15:02:30

《王牌快穿:系统君养成记》王牌快穿 69文 王牌快穿:系统君养成记总受 连载中

《王牌快穿:系统君养成记》

来源: 作者:风零渡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楚寒,寒儿

《王牌快穿:系统君养成记》由网络作家风零渡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楚寒,寒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听鸢儿仔细说了,楚寒才知是什么个情况。 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鸢儿仔细说了,楚寒才知是什么个情况。

当日,她险些失身给冯蕴,自卫过后,体力疲乏,就晕了过去。当时冯蕴已经被怀琅的人带走。桑妈妈听到动静,也带了人上来,却撞见怀琅站在晕倒的她面前。

一时拿不准情况,只听怀琅说,他要带走楚寒。

桑妈妈从来不做赔本儿买卖,说了规矩。不料怀琅出手阔绰,直接几张银票甩到桑妈妈脸上说,要将她带走几天。

深知京城这些贵公子得罪不起,又看对方出手阔绰,桑妈妈也没有多为难,就让人带走了她。

鸢儿末了又提醒楚寒道:“姑娘,您可千万别让妈妈觉得您没了价值。”

这一句话,瞬间点醒了楚寒。

她们这些姑娘,对桑妈妈来说,最大的价值就是竞而不得的处子之身。

倘若,她已非处子之身,那和楼下那些陪客的姑娘,就没什么差别。也不再值得桑妈妈花精力去培养。如此,桑妈妈势必会再重新找一个有噱头的姬女,培养成烟雨阁新一任的头牌。

而她,也约莫就如同绿萼那般,差不多的价,也就卖了人。

要真是这样,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尤其是当桑妈妈认定她已经不是处子之身,情况就会更糟糕。

在原本的剧情里,从头到尾,楚寒都在烟雨阁。如果她离开了烟雨阁,显然就触碰到了快穿手基本法则中的第一条,不得擅自更改非攻略对象结局。

如果系统中心检测到楚寒的结局,势必会将她整个任务判定为失败。

这可不行!

她不能坐以待毙。

楚寒在房间里不停踱步,脑子里飞快地转着,计划该怎么让桑妈妈释疑。

“鸢儿。”楚寒忽然停下来,唤了一声鸢儿。

鸢儿连忙走到里间,问道:“姑娘,怎么了?”

“去请妈妈上来。”

鸢儿听了皱眉:“姑娘现在请妈妈,可是想好了?”

楚寒点头。

思来想去,其实就只有一个办法。

先下手为强。

“对了,鸢儿。咱们在太子府和公主府里的事,莫要让别人知晓。”

“鸢儿知道。”鸢儿连连点头。她生来卑贱,一开始就学的是如何活下去。主子的命运,直接关系到她的性命,她与楚寒,一开始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对事情轻重,自来分得清楚。

比如皇家秘辛,从来不是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可以谈论的。

很快,鸢儿将桑妈妈请了上来。

进门时,桑妈妈的态度也不冷不热。等到鸢儿斟了茶,楚寒便示意她先出去。

鸢儿明白楚寒的意思,守在门外。

桑妈妈见主仆二人如此谨慎,目光也不由得审视起来。

“说吧,叫妈妈上来做什么?”

楚寒先不说话,哐当一声跪在桑妈妈面前,委屈地一双眼泪花转转。

“还请妈妈处置。”

桑妈妈被楚寒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皱着眉问:“好好地,处置你什么?”

“当日,寒儿因反抗过度,误伤了驸马爷。被三皇子带去问罪,幸得陛下主持公道,今日才回了阁。”楚寒言简意赅说了自己的遭遇,便取下脸上的面纱,露出尚有些红肿淤血的脸蛋儿,配上那一双含泪的眸子,格外惹人疼惜。

桑妈妈显然也没想到楚寒竟受了这么重的伤,当即上前查看她的脸,问道:“还伤了哪儿?”

“后背遭了公主一鞭子。”

“还有呢?”

楚寒摇头。

“当真没有了?”桑妈妈的目光中虽露着关切,语气中却依旧将信将疑。

楚寒再摇头。

“妈妈,寒儿还以为回不来了,与鸢儿都做好了死的准备。却恰得圣上主持公道,才捡了条命。”

“你见着圣上了?”桑妈妈越发不信。

楚寒却坚定点头:“圣上特地嘱托,此事事关皇家尊严,不得外传,否则,烟雨阁与寒儿,共葬。”

“既如此,你又为何告诉我?”

“妈妈,寒儿是你养大的,命是你给的。如今死里逃生,若是此事不说清楚,日后被人挑拨离间,伤的是我们的感情。寒儿不愿,这才负荆请罪。”

“请罪?你请什么罪?”

楚寒望着桑妈妈,半晌后,说道:“当日,倘若我从了驸马爷,便不会有这些事,也不会险些置烟雨阁于危险的地步。”

这话说完,桑妈妈的脸上的凝重旋即消失,开怀道:“你说的什么话!那驸马爷,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你是妈妈心疼的姑娘,虽说生在咱们烟花地,难能觅得如意郎君,但你的第一次,妈妈看准了,必给你寻个靠谱的。”

“妈妈……”

“瞧你这哭得,梨花带雨,脸上的伤还不得疼?”桑妈妈说着,替楚寒擦了擦眼下的眼泪。正当楚寒面露感动时,桑妈妈话锋一转,问道,“只是寒儿,你得跟妈妈交个底,这次被带走,你可还是处子之身?”

果然是老狐狸。

她都说得这么声情并茂了,还是没把桑妈妈的疑心去除。楚寒抽噎两声,点头答道:“这两日寒儿与鸢儿被关在一处,开始被公主罚了一道后,便未受何欺辱。”

桑妈妈听了点点头,宽慰起楚寒:“委屈你了。那公主刁蛮任性出了名。这次她没能把你怎么样,保不齐日后不会找你的麻烦,且在阁里好好待着养伤,等到风头过去,再出来。”

“妈妈……”楚寒顺着桑妈妈给的台阶而下,撒撒娇,送她离开了房间。

看着桑妈妈的身影消失在楼道拐角,鸢儿忙进去。

“姑娘,你怎么样?”

楚寒点了点头,鸢儿瞬间明白,开怀一笑:“辛苦姑娘了。”

“无妨。今日之事,就算了了,日后再有什么流言蜚语,也千万别去搭理。”

“鸢儿明白。”

当天夜里,桑妈妈命了个婆子伺候楚寒沐浴。

尽管没有明说,楚寒和鸢儿也都明白是怎么个意思。楚寒全程也十分配合婆子,末了还叫鸢儿给了她些碎银钱。

婆子将银钱揣在怀里,笑眯眯离开房间,与过道上候着的桑妈妈点了个头。楚寒在房间里开了条缝,看到桑妈妈露出信服的表情,心里也落下颗大石。

那婆子是阁里专门检查姑娘身子的。

桑妈妈没有明说就让那婆子过来,摆明了是试探楚寒说的话是真是假。倘若她有意欺瞒,肯定会多方推辞。到时候,桑妈妈一声令下,楼道里的狎司就会全部冲进来。

她的下场,也就不得而知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