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舞倾城:邪魅公子下堂妃》一舞倾城:邪魅公子下堂妃下载 年上攻 一舞倾城:邪魅公子下堂妃GAY吧

更新时间:2021-01-17 10:04:11

《一舞倾城:邪魅公子下堂妃》一舞倾城:邪魅公子下堂妃下载 年上攻 一舞倾城:邪魅公子下堂妃GAY吧 连载中

《一舞倾城:邪魅公子下堂妃》

来源: 作者:呆女人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穆逸轩,穆思辰

主角叫穆逸轩,穆思辰的小说是《一舞倾城:邪魅公子下堂妃》,它的作者是呆女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众人心中此刻总算明白,为什么只是一个侧妃过生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心中此刻总算明白,为什么只是一个侧妃过生辰,轩王就大张旗鼓,几乎搞的满城风雨,原来这是在向众人说明,眼前这个女人才真正是他王府中的女主人,而至于皇上赐的那位正牌王妃,此刻怕是还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偷偷哭呢。

虽说心中感慨无限,面上却是看着园中的歌舞,一副言语欢畅,其乐融融的模样。此时已经月上中天,只见一支舞罢,又换上另一批舞女甩着长袖款款走来。

夏紫陌刚到宴会上时,已经注意到女眷中那光彩照人的冷雅馨,只见一旁的小姐们不知道与她在说些什么,她却只是面带微笑静静地听着,偶尔象征性的点点头。

虽然隔的有些远,她还是看到对方的脸上渐渐露出不耐之色,原本一双灵动的大眼,此刻却痴痴的望着穆思辰的方向,而他却是低头像在思考什么,并未注意到她的目光。

看到这里,她不由的在心中冷笑几声,看来,这位雅馨县主也不过如此,世人还说她眼高于顶,对多少英俊不凡的公子哥不屑一顾,今日却对才见一面的穆思辰就移不开视线,芳心暗许。

想起刚才穆思辰的目光总是追随着自己,面上就忍不住露出几分得意,虽说她的名气在自己之下,可是因为冷大将军是开国功臣,他的儿子冷洛熙不喜朝堂之事,皇上不便封他爵位,以免事后后患无穷,便封冷雅馨为县主。

这让她多少有些嫉妒,自己可是什么头衔都没有,若是平常见了对方还要上前行礼,而自从与穆逸轩成亲后,穆逸轩觉得对她有所亏欠,便向皇上请旨,除了皇帝与王爷外,她可以不向任何人屈身行礼。

这点要求简直就是骇人听闻,最让人惊讶的是穆啸天居然同意了。看到下方的穆思辰就在刚才望了冷雅馨一眼,点点头后,便不再看她,而她一瞬的娇羞过后,面上却是布满了落寞之色,她更是得意万分。

但想起穆啸天竟然想把她许配给穆思辰时,一双美目瞬间变的无比锐利,随即一闪而逝,侧身望着穆逸轩面带微笑道;“父皇打算什么时候让辰王爷与雅馨县主完婚?”虽说她尽量在控制自己的语气,可还是让人觉得略带有几分酸意。

而此时穆逸轩也在想这件事,本来宴会开始前他让穆思辰去书房就是提这件事,可是对方却没去,他正打算等宴会结束后,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小子再溜了,以免发生什么意外之事。

他刚才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目光总是似有似无的掠过夏紫陌,那充满深情又压抑的神色,让他的占有欲持速上升。

抬头望着夏紫陌的眼光带着几分疼爱,几分复杂,略显无奈道;“这小子总是躲着我,等宴会结束后我会找他好好谈谈。”因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他并未察觉到她语气中的酸意。

穆思辰望着上方的两人窃窃私语,一副甜蜜之样,下意识的握了握袖中的双手,随即又不动声色的松开,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此时的众人都有些许趣味索然,面上也渐渐露出敷衍之色。穆逸轩见状,正欲结束宴会,却见小桃端着一碗汤药走到夏紫陌面前道:“小姐,安胎药煎好了,还温着呢,您尽快喝了吧。”说完递给夏紫陌。

夏紫陌盯着手中的药碗,那双秋水般的眸子略过一丝疼痛,随即轻颤着一饮而尽。小桃接过药碗,递给旁边的丫鬟,便默默站在她的身后。

穆逸轩这时才高声道:“夜已深,宴会便到此为止,众位请回吧。”说完停顿一下,看着夏氏又道:“夫人今晚就住在轩王府吧,陌儿最近心情烦闷,您留下了陪陪她吧。”夏氏点点头,便向夏紫陌走来。

众人行礼之后,便也三三两两向府外走去,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小桃一声尖叫:“小姐,你怎么了?”

众人回头,只见夏紫陌本就略带苍白的脸色此刻竟变的惨白一片,额头上更是有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滴下,在小桃的搀扶下,摇摇欲坠。

穆逸轩转身飞快抱起她快步向暖雪阁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恼怒的吩咐道:“寒冰,快把李大夫找来。”说完,便不见踪影。穆思辰,夏氏也连忙跟上去。

众人此时疑惑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子了?眼神不由自主的向穆逸轩离去的方向望去,奈何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她们也不好多做停留。

正在这时只听见一位小姐惊叫一声:“你们快看,那地上竟然有几滴血迹。”众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原本夏紫陌站的地方,在夜明珠的照耀下,那鲜红的血迹显得触目惊心。

众人纷纷大惊失色,难道···随即不敢多想,快步离去,恨不得一下子离开这是非之地。

冷雅馨望着穆思辰焦急跟在穆逸轩身后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才收回视线。脑中渐渐涌现出一丝疑虑,他看起来怎么比穆逸轩还着急?

竟然丝毫不知避嫌前往女眷的阁中,这时她突然联想到宴会上他似有意无意的看着夏紫陌的目光,温柔又缠绵,一双充满灵气的美目瞬间变的暗淡无色,难道···

她不敢往下想,随即又甩甩头,似自我安慰道:“不会的,他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其中的情谊自是无比之深,眼下多关心些也是应该的。定是自己多想了。”

旁边的鱼儿看到别家夫人小姐都相继离去,只有自家小姐还一脸沉思的站在原地,不由出声提醒道:“小姐,我们该回府了。”

冷雅馨轻轻颔首,也转身离去。

暖雪阁内,夏氏坐在床边看着满脸苍白的夏紫陌,好不心疼,不由的出声问道:“李大夫,我女儿怎么样?孩子能保住吗?”

就在来轩王府之前,小桃已经告诉她,陌儿已有两个多月的身孕,只是身子比较虚,却并无大碍,她高兴之余,也是充满担心,生怕出什么岔子。

可来时在宴会上见到她时,似乎气色还不错,一颗心好不容易才放下,眼下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让她的心瞬间又吊在嗓子眼上,语气也变的无比生硬。

李伟忠擦擦额上的细汗,面上越发显得紧张,心中却是跟明镜似的,上次他已告诉她孩子保不住,却不想她竟然选择在今天堕胎,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到此,瞬间汗流浃背。在夏氏不断的催促下,他不得不照实说出一部分事实:“侧妃刚才似是饮用了加有红花的安胎药,才造成的小产。”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夏紫陌,生怕自己说错了,家人不保。

直到夏紫陌虚弱的朝他点点头,他才稍稍放下心来。

“什么,红花?小产?怎么会这样?”夏氏难以置信的大声吼道。

而此刻站在门外的穆逸轩听到猛的一脚踹开门,飞速跑进来,后面还跟着一脸震惊的穆思辰。

虽说女子小产时,男子不应在旁边,以免沾了晦气,可此时众人却不敢出言提醒,全都大气不敢喘的站在一旁。

穆逸轩一把揪起李伟忠的衣领,浑身充满戾气的吼道:“你这庸医,才刚喝下去的药,就保不住孩子了吗?本王养你何用。”说完,重重的把李伟忠甩在一旁的柱子边,掌中已经聚满内力向他挥去。

“王爷,手下留情。”夏氏连忙出声提醒,穆逸轩掌风一偏,一旁的桌子已经四分五裂。丫鬟们更是瑟瑟发抖的纷纷跪在地上,不敢直起身子。

夏氏又道:“王爷,眼下应该先找出害陌儿的凶手,此人实在太胆大包天了,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暗害陌儿,再说,陌儿体内的污血还未清除,还要请李大夫诊治,请王爷移步。”

穆逸轩微愣片刻,随即大手一挥,怒气冲冲吼道:“今日伺候陌儿之人全部跟本王滚出去,若是被本王查出谁敢害陌儿,定让你们生不如死。”说完,转身离去,屋内的丫鬟也都连滚带爬的向屋外走去。

李伟忠这时才醒过神来,对着夏氏磕头道:“多谢夫人救命之恩。”

说完,心有余悸的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还好自己的脑袋还在,在轩王府做事,真是胆战心惊,在加上自己还知道夏侧妃一些秘密,说不定哪天就没命了,看来自己要早做打算。

夏氏不耐的道:“还不过来为侧妃诊治。”

李伟忠站起身来,又朝夏紫陌行了一礼道:“夏侧妃,请忍着点。”说完,便开始吩咐夏氏带来的嬷嬷们开始为她清除体内的污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