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溺爱厚颜小宠妃》厚颜无耻 出柜 溺爱厚颜小宠妃耽美

更新时间:2021-01-12 05:01:34

《溺爱厚颜小宠妃》厚颜无耻 出柜 溺爱厚颜小宠妃耽美 连载中

《溺爱厚颜小宠妃》

来源: 作者:二粒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初子,纪先生

完结小说《溺爱厚颜小宠妃》是二粒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初子,纪先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噢,这是要赶她离开了,看看窗外天色漆黑,可她也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噢,这是要赶她离开了,看看窗外天色漆黑,可她也毫无睡意,她可是标准的夜猫,来了这之前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

抱起书本,挥了挥手,“王爷早点睡。”说着就快步离开,走出十几步,再回了个头,冲他拜拜。就沿得原路找回房间。

看到小初子已伺候北堂炎睡下,她就趴回小床上翻翻刚才的书册,再看下去就有些无聊了,前面有些新鲜,后面文笔有些艰深,她就有点兴致缺缺,有一搭没一搭的玩弄书本。等瞌睡虫来找她。

北堂玥并未像他说的那样去就寝,待朝华离去,他便往小竹林,飞身纵跃,足尖略点,平地升空,让人不禁砸舌。

北堂玥十岁拜得无涯子为师,无涯子通晓天地,日星象纬,占卜八卦,预算世故,文韬五略,布阵行军,鬼神莫测。

十年的刻苦勤练武学,才使得在天元朝内甚少有敌手。北堂即使天资职慧后天努力,也只及他师傅三分,足见无崖子人不能及。

小竹林除了近身的几个侍卫,无人敢闯,因为摆的八卦阵就可把人活活困死在里面。

北堂玥挥舞利剑,四周散发死神的气息,剑气所到之处刺着寒风伴着竹叶发出狰狞的哭泣声仿佛要把一切全掏空。偏如腾兔,追形逐影,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剑似追魂不离人。

这时的北堂玥早已不是平日里的温柔邪魅,而是骤雨疾风,迅雷带着一抹绝尘隔世的孤寂,仿佛在世间已孤身行走了千年,让人不敢接近。待他顿停,无法压制肩头的颤抖,如烟,如寒,疯了,累了,闪烁脆弱,天地为之久低吟。

他冷冷地望一眼长天,平息,弃掉手中软剑,解开衣衫,裸身走向湖中,哗哗的走水声,噗通一声,没入湖心。湖中小鱼儿惊游摇摆,北堂玥睁开双眼恢复那温柔笑意,漆黑湖水中感受小生物的惊恐徘徊。又闭上双眸,用指尖感受暗涌,起起浮浮不知起几回。

屋外连绵下着毛毛细雨,北堂炎还在屋子里和小初子打闹,当然,只有北堂炎打他,他躲躲闪闪的配合。看着一个真小孩,一个半大的苦逼少年。唉,姐老了,朝华开始忧伤了。

“殿下,你皇叔怎么没成亲啊?王府里像我这般年纪的一个没有,不怕别人说他断袖啊。”朝华开始挖八卦。

“没人配得上皇叔呗!”北堂炎还一针见血来着。

是啊,谁配得上啊,如果这是基情四射的年代,北堂玥绝对的腹黑攻,“额呵呵……”自顾自的意Yin笑出声来。

第一美男下面自然有个第二美男,这万年老二应该被北堂玥压得死死的,嗯,排名。

“外面下着雨,犹如我心血在滴,爱你那么久,其实算算不容易,就要分东西,明天不再有关系,留在家里的衣服,有空再来拿回去…。”应了下景,朝华轻哼着歌。

“你在嗬嗬唧唧的唱什么,真难听。”北堂炎奇怪的问道。

“您高见,您听过什么好听的?”哼,懂个屁,朝华嘲弄。

“宫里有请戏曲杂耍儿,武松打虎!”

“喝。…。赫赫赫”又一边打小初子去了。

怎么不演西门庆大战潘金莲!

无限同情的眼神打量这瘦弱的小虎,被肥猫欺负来着。这些靡靡之音,无人懂得欣赏啊,嘜霸好忧伤,想当年叱诧KTV,下雨就是老天在哭啊。

“殿下不用上学堂吗?怎么一直没听提起?”

“国子学放假,秋后再开始。”

噢,朝华以为秋后只问斩。

朝华突然扯住打闹的北堂炎,在北堂炎肥嫩嫩的脸上上下其手,想挣脱她的魔掌,朝华趁机又亲了他一口脸颊,小初子石化了。北堂炎急急狠擦被亲的地方,不知所措。

转身,她演戏般的含羞看着小初子,小初子以为她会扑过来,哪知她问了句:“小初子,你是不是有对食的小宫女了,嘿嘿~。”

“你不就是,在他对面吃饭的女人。还吃特多。”北堂炎找到机会刺她。

呵呵,和她混,都会举一反三了。

看到屋外雨滴滴嗒嗒地已开始尾声,气还有些雾霾,远近的景物都被迷蒙的雨雾笼罩了,朝华走进雨雾中,顿时,一阵清新凉爽的感觉渗透全身。

长廊里出现一位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玉兰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檀香折扇的年轻男子,由着管家忠伯带往北堂玥的主院。

一直都没有什么生人进出王府,勾起了朝华的好奇心,丢下北堂炎,偷偷跟着过了去。

“纪先生这边请。”管家忠伯恭敬地领着纪承之。

进了书房,管家便轻把门带上了,朝华看管家离开四下也无人,偷偷趴在窗外,学着电视里捻点口水,想在窗花上捅个小洞,看人家那下**的,轻轻就能捅出个洞来,可是怎么戳,那像纸又不是纸的东西,怎么也顶不破。麻痹的骗人,怪不得她以前还想说,一捅就破的话,**的人左戳一个右戳一个。那冬天进风得多冷啊。这膜好结实,高级的咧!

不是她耳背,她完全听不到里面在说什么。真佩服那些探子,远远的在屋顶上还能清楚记录别人的一言一行。求谁给她个百年功力吧,哇哈哈哈,比如说哪个高手在临死前有一身好武功没地方传了,让她撞上什么的,她会负责把他给埋了!师傅啊你在哪!

想着想着,再张望了一下,没搞头,就想转身离开,头发上都还有些因雨结成的露气,微湿。可不能感冒了。

蹑手蹑脚地刚跨出一步,书房内便传来:“鬼鬼崇崇地,进来吧。”

额呵呵,被发现了。拍了拍手,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侧身进了去。

“呵呵,王爷有客人啊,我就是路过,路过。”

北堂玥也不揭穿她,她偷瞄了一下刚才的纪先生,眉清目秀,清朗和煦。

“承之,这就是朝华。”北堂玥此刻正把玩着黑白围棋子,想来刚才是一个人正在研究棋盘。

橙子?承之?纪承之!挤橙汁是吧,那个搞虫子搞花的半桶水家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