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反派五官太正了》正反派人物 弱受 反派五官太正了BG文

更新时间:2020-08-02 00:04:35

《反派五官太正了》正反派人物 弱受 反派五官太正了BG文 连载中

《反派五官太正了》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隐南客 分类:科幻空间 主角:姜念,晏知

《反派五官太正了》作者:隐南客,科幻空间类型小说,主角:姜念,晏知,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够近了吗。”女子突然凑到了自己的脖颈边,吐气如兰,漫然一股茉莉香飘了过来,先前还很是得意的晏知离竟也是红了脸,像是微醺般。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够近了吗。”女子突然凑到了自己的脖颈边,吐气如兰,漫然一股茉莉香飘了过来,先前还很是得意的晏知离竟也是红了脸,像是微醺般。

“原来姜随侍还真的像攀上枝头,当凤凰啊。”晏知离藏好了眼底的情绪,故作镇定的开口。

倒是姜念愣了半会儿,一手捂着嘴,小声的说到:“你,你你你那天偷听了?”

晏知离笑答:“你和洛楚楚的对话,我可是一个字儿都没落,全听了进去呢,想不到姜随侍对我竟有这样的想法。”

姜念眨眨眼睛,眼神飘忽不定:“那个,我我只是想讨好您,抱个大腿,好混口饭吃嘛。”姜念可不敢直接挑明了自己要攻略的人物是晏知离,这反派多疑的很,若贸然让其知道了,说不定自己的攻略计划更难实施了。

夜风徐徐,且听那人淡淡的开口:“那我这个大腿就给你抱了。”

“什么?”

“叮,反派好感值升至52%,请宿主再接再厉。”

姜念一惊,忙赶着要站了起来,却冷不丁一个没踩稳,将晏知离压了下去,晏知离也没防备,直直的拉着姜念便一起掉下了屋檐。

“主子,您没事儿吧。”姜念的头被震的有些晕乎乎的,回过神来后,才发现晏知离被自己压在了身下,俊眉微微皱起,黑色的衣裳用的是云锦的布料,被姜念压得有些皱,姜念揉揉脑袋,从晏知离身上起了来,伸出小手想要将晏知离给拉起来。

“这么好的衣服,都被压坏了。”姜念用手替晏知离把衣服的褶皱理了理。

晏知离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姜念,你应该关心的不是你的主子我吗?你关心我的衣服作甚?”

姜念皱眉道:“这衣服多贵呀!”

晏知离突然冷声道:“那既是姜随侍把我这衣服给压坏了,那不如姜随侍来赔吧。”

正埋着头,拍着衣服的姜念猛然抬眸:“什么?我赔?”

晏知离扬扬头,示意姜念没有听错。

“那个,主子,其实我觉得吧,今夜应该也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不如我们就先回去了吧。”姜念刚一说完话,正准备转身向后边儿的巷子跑去,却被晏知离揪住了衣领。

同在倚月楼一样的,姜念的后脖子的衣裳被男子死死的揪住。

倏然,男子一个俯身,从袖子中取出了根簪子,温热的大手轻轻捏住了姜念绾着的髻,向其插了一根白玉发簪,白玉的幽光被月色放大了几分。

姜念觉着头上多了什么东西,旋即一个抬手便摸了上去,手却突然一顿。忙跳开了晏知离的身边。

“这,这不会又是死人的簪子吧。”姜念摸了摸玉簪子,通体冰凉凉的。但又想起了晏知离上次在倚月楼时,给姜念戴的那个死人发簪,姜念的手有些微抖。

“上次的翡翠簪子上边儿的花加了死人的骨头,这次你猜猜,这上边儿,加的是什么?”

晏知离说完此话,便抬头走进了巷子中。

姜念伸手,就是想将簪子给取下来,却听见冷冷的声音传来:“不准摘,否则,你就赔我这一身衣裳。”

姜念只好将手收了回来,暗自嘀咕了两声:“小气鬼,不就是一件衣裳,至于吗?”

......

这边姜念和晏知离刚刚回到白府,便见正堂里边儿围着了人,晏识安无力地瘫坐在木椅子上,姜念一惊,晏识安若是出了事,自己还没把晏知离给攻略下来,主角一死,这个世界也会崩溃,晏知离和她都会化为烟尘,姜念一个抬步便朝着晏识安跑了过去。

看着女子焦急的身影,晏知离嘴边挂着的淡笑却是突然一凝。

“五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儿?”姜念心中暗暗祈祷,这男主可千万不要死,一死,这整个世界都得崩溃。

洛楚楚哭得梨花带雨的:“我们,我们去肖府的时候,刚刚进了后院,结果迎面就撞上了个蒙面的人,晏哥哥便同他动了手,那个人武功高强,把晏哥哥给刺伤了。”

姜念随着洛楚楚手指的方向,这才注意到晏识安的腹部流了一滩血。

姜念长舒了一口气,叹道:“还好是在腹部,没在左胸,不然就难救了。”姜念话一说完,便见着余安和慕南风一起从府门口进来。

“余安,快快快,来看看五公子的伤。”姜念将余安拉到了晏识安面前,余安却是回头看了眼晏知离,见晏知离没有任何表情,余安便细细观察起了晏识安的伤口。

“还好,这个伤口不算深,把他扶到房中我来给他包扎,只是这几日五公子都不能动武,须得好好卧床休息。”

晏识安被洛楚楚和余安扶到了厢房里,这边姜念刚坐下来喝了一口水,正打算同晏知离说上几句话,却瞧见晏知离又板着个冷脸,卸下了平日里的公子哥儿的面具,拂袖而走。

慕南风移步子到了姜念面前,掐了掐姜念的肩膀:“你得罪他了?”

姜念也觉得疑惑,方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变了面色:“我没有啊,哪里得罪他了,阴晴不定,真难伺候。”

姜念无奈地摆摆手,却听慕南风很是正经的说到:“哼,他要是敢欺负你,我就把你买回来,当我的小随侍。”

姜念被慕南风给逗乐了:“对了,你怎会到杭州来,还和余安认识?”

慕南风坐了下来,很是无奈的说到:“也不知我爹怎么想的,竟然要把我嫁给那个什么户部侍郎袁发林的儿子,袁梓兴,啧啧,我当然不同意了,然后就偷偷跑了出来,结果在船上的时候,遇见了我爹的人来抓我回去,一个拐弯便进了余安的屋子,我好生求他千万别把我交出去,结果,他还是说不行,说我贪图他的美色,无奈之下我只好跳河,幸好船开的不远,我便游了回去,坐了下一艘船,结果到了这里还是碰上了余安,孽缘呐。”

姜念缩了缩脖子,她一个旱鸭子,哪里会游泳,上次跌入湖中,幸亏原身是会游水的,自己才勉强上了河岸,这慕南风一言不合,游那么远,着实厉害。

“诶,那最近上京可有发生什么新鲜事儿吗?”姜念问了出来,好歹也在姜家住过一些时日,姜念还是想问问姜家的近况。

“新鲜事儿啊,那就是姜家咯。”姜念一惊,没想到还真是关于姜家的。

慕南风又道:“那姜家的三房姜芝听说被人给玷污了,结果,刚传出消息,第二天就死在了城隍庙外,现在整个三房的人都将那个庶女姜荷给捧在了手心上,那姜芝的母亲何曼舒还疯了呢,而且姜家二房的那个姜茹现在说好了是要嫁给那个什么太子傅,张真。”

姜念轻轻点点头,没想到不过一月,这上京便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之前还派人来杀她的姜芝竟是死在了城隍庙,令人唏嘘。

瞧着天色也不早了,慕南风赶了一天的路,本就疲累不已,又被派去听墙角,于是早早地同姜念道了安,便回了自己的厢房。

姜念回了房后,先是将头上的簪子取了下来,玉簪用的是上好的和田玉,刻的是白山茶花的样式,一朵簇着一朵,雕工精细,中心的花蕊同点点繁星般,下方还缀了两片绿叶,温润滋泽,想来也是个价值不菲之物。

“这里边儿应该没什么死人的骨头吧。”姜念细细看了看玉簪,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系统,那个姜芝是被谁玷污的呀。”姜念有些好奇。

“晏知离派人去的。”

“他?他竟还做这种事?”姜念有些后怕,没想到晏知离做事竟如此狠。

......

第二天一大早,姜念刚到了日升堂,就看见白至言穿着一身素色锦袍,高高的束起了发,晨阳的斜光正正打在他脸上。

“白都督。”姜念笑着开口。

白至言转身:“念姑娘,可有用早饭,桌上有些桂花糕,不如你尝尝?”

“桂花糕?”姜念瞥见了桌上做工精致的糕点,登时便来了兴致,拿了一块儿,尝了起来。

“这个桂花糕真好吃!香甜软糯,像是将秋日的韵味都含在了嘴里呢。”

“像是将秋日的韵味都含在了嘴里呢。”一阵模模糊糊的画面在白至言脑中浮现了出来。

白至言摇摇头,定了定心神。

棠外慕南风正火急火燎的跑跑了过来:“念儿,我昨晚忘了同你讲,我和余安还听到了贺知录说到了一个徐大师,说是那个徐大师仙风侠骨的,同曹真关系不错,后来也有接济过他,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去问问这个徐道长。”

白至言突然一怔,却见姜念站了起来,若有所思的开口:“徐大师,那我们就去会会这个徐大师。”姜念因着系统发布的任务,必须要快些推进世界的进度,一听有了线索,便想着去看看。

因晏识安身上有伤,不能随意走动,洛楚楚自是要留下来陪着晏识安,白至言也说军中事务

繁忙,一时走不开,于是便只有晏知离,姜念,余安和慕南风四人一同去了那潜光寺。

潜光寺坐落在青山顶上,沿途可见山下密集的小村落,一些农民扛着锄头顶着烈阳正在耕地,茶农戴个草帽亦在茶田里边儿细细打量着自家的茶叶长势可好,山间的空气自是清新,树上还挂着些露珠,姜念伸手一碰,那露珠便顺势滚落了下来。层层云雾显着金色,轻轻飘动,将那潜光寺掩在了自己身后,这样瞧过去,那潜光寺倒是像极了天宫。

四人一起到了寺庙外边儿,先是来了两个小和尚引着姜念一行人去到了寺庙里边儿,寺庙里香客众多,皆带着虔诚的面色,求财,求情,求仕途。

“几位施主可是来找我们慧光大师的?”不等姜念开口,这小和尚便说了出来。

姜念问到:“小师傅怎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