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帝女烟华》帝女明珠结局 总攻 帝女烟华穿越文

更新时间:2020-08-01 04:02:39

《帝女烟华》帝女明珠结局 总攻 帝女烟华穿越文 连载中

《帝女烟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寄语多情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裴夜,叶欢

主角是裴夜,叶欢的小说《帝女烟华》此文是寄语多情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叶欢面容晦涩:“王爷,咱们孤男寡女的,不合适!” 同住一个院子什么的,还是算了,叶欢还不想跟裴夜抬头不见低头见。 裴夜似笑非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欢面容晦涩:“王爷,咱们孤男寡女的,不合适!”

同住一个院子什么的,还是算了,叶欢还不想跟裴夜抬头不见低头见。

裴夜似笑非笑的盯着叶欢:“爱妃为了本王的身体如此劳心劳力,本王自当全力配合!”

她不需要这样的配合好嘛,叶欢在心里咆哮,面上却还是得体的笑:“王爷,叶欢不觉得辛苦!”

“可本王心疼自己的王妃!”

骗鬼吧,她要是真信他这句话,她就不是叶欢了!

这王府虽不豪华,却处处透露着不容人侵犯的威严,应禾动作很快,正院的偏殿极多,应岚很快带人给裴夜辟出来了一处院子,又另外单独辟出来一处药汤池。

叶欢看的眼角抽抽,却不发一言,反正这是他的王府,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纵身跳上房顶,叶欢淡然的闭上眼睛接着睡觉,三个时辰足够她补个回笼觉。

“爷,王妃这……”应岚瞅了瞅一院子的草药,再看看一副清闲姿态的某人,额角狠狠的跳了跳,他是王府的管家,也知道女子嫁进夫家是要亲手做女红,或者待在后远里相夫教子。

可自家王爷娶进来的这王妃……简直不像是个女人!

“府医是如何说的?”裴夜半瞌着眸子,掩下了面上的光华潋滟,风华无双。

若他没记错,那个女人身上,也是重伤的,便是她自己医术无人能及,那般严重的伤口也不是一两日便能休养好的。

“爷,府医说王妃伤的极重,需要细心调养!”应禾额头挂了无数冷汗,他们诚然不喜这个王妃,所以亲眼看着下人怠慢于她却不发一言,甚至自己都未曾将这个王妃放在眼里。

便是府医交代过好好休养,他们也不曾关心过半分。

“下去领罚!”

“是!”

裴夜抬头望着房顶白色人影,一向运筹千里的心里,竟是有些无可奈何。

“逸王兄,你不会真看上这个女人了吧!”朝暮辰急吼吼的冲进王府,听下人说裴夜自己搬进了王妃的正院,朝暮辰只觉的自己心肝都快飞了!

这才几日啊,裴夜破了多例,不仅没弄死这个女人,依他看,是不是要把自己也玩进去了,这可是玩火自焚啊!

脚还未踏进正院呢,朝暮辰生生止了步子:“逸王兄,你不会泡在药罐里了吧……”

这么浓的药味,是想要人的命吗?

“进来吧!”裴夜扭着轮椅进自己偏院,才舍得赏朝暮辰一个眼神。

“那个女人,不能多留!”朝暮辰阴下了脸,便是她能救得了裴夜,也不能留在他们身边。

“你觉得她求得是什么?”裴夜褪下衣衫,纵身落入那一池氤氲的药汤里。

“细作卖命,无非是权势与金钱,还能是什么?”朝暮辰蹲坐在一旁,一双狐眸细细打量了这药池,这水是悠悠的淡绿色,蒸腾着热气,裹着浓郁的草药味道。

“那她为何要一纸休书?”

“欲擒故纵呗!”朝暮辰见过得女人多了去了,什么招数没见过?

裴夜淡笑,不再说话,旁人要那么一纸休书可能确实是欲擒故纵,可这个女人没有半分的欲望。

也许这偌大的逸王府,就是她匆匆落脚之处。

朝暮辰嗤笑,一手不经意的划过这药汤:“我还当她有什么本事,看来与那些太医也并无什么不同!”

这么说着,心里却开始盘算等会儿要不要直接去把院子里那个女人的头给拧下来,也好永绝后患。

可手上猛然传来的刺痛感让他微微蹙眉:“这么热的水,你不怕烫伤?”

“水是温的!”裴夜淡淡的开口,他进来便觉得这药汤不同寻常,现下,的确是舒服许多,裴夜瞌上眼睛,竟有些犯困,不多一会儿,竟支着脑袋沉沉睡去了!

朝暮辰俊眉一蹙,手上的确没有烫伤的痕迹,那便是药力使然!

阴沉的眸子扫了睡过去的裴夜一眼,朝暮辰直接推门跃上房顶,一把钢骨扇裹着劲道十足的大风吹向叶欢。

“哗啦啦”的轰响,正殿的房顶顿时碎掉一半!

叶欢足尖轻点立于不远处的树梢上,微微打了个哈欠,讥笑:“南临世子火气还是这般大!”

“为何逸王会晕过去!”朝暮辰磨牙,那药分明另有玄机。

“那为何你不肯承认他是睡过去的?”叶欢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身影往下略过,轻盈如一片落叶,直接就近躺在了树上:“劝你收手别再折腾了,良好的睡眠对病人来说极为重要。”

一口气沉闷的上不去下不来,朝暮辰冷冷看着叶欢一字一顿:“你究竟是何人?”

“南临世子不是知道吗,叶欢是将军府的二女,一个不受宠的疯子罢了!”

阴了半天的日头终于又出来了,斑斑驳驳的花影遮去一院的清寒,蒙央树是这太吾国独有的一种花,先花后叶,冬花春叶,且这天越是清寒,这花开的越是繁茂。

叶欢纵身栖在枝桠上,被繁茂的花遮去了身形,偏头,一双妖气无双的面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嘲讽,直接激起了朝暮辰心里的怒火。

“你觉得本世子会信?”朝暮辰杀意腾腾,正欲动手之际。

“铛——”的一声,钢骨扇直接从手中脱落,朝暮辰不可思议的看向内殿:“王兄这是何意?”

“她,必须留着!”裴夜清冷淡漠,宛如修罗,朝暮辰咬牙飞身下去,实在不明白为何裴夜要留这样一个祸害在身边。

“王妃,请您回屋吧,冬日极凉,莫要冻坏了身子!”未眠在树下急得团团转,她是今日被应岚提为了一等丫鬟,要时常侯在叶欢身旁。

在她看来王妃真是很好的人,不仅没有嫌弃她笨手笨脚,还赐了她名字。

叶欢实在不胜其扰,从树上一跃而下,抄起银针去了裴夜的寝院。

裴夜身上只着一袭中衣,看到叶欢进来,微微挑了挑眉,一双桃花睑映着水光明澈的眸子狠狠晃了叶欢的心神。

叶欢猛的退后两步深吸了一口气,思绪都有不稳,心里却纳闷,这是哪儿来的妖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