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下业火令》红莲业火 女王 天下业火令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20-07-31 08:02:39

《天下业火令》红莲业火 女王 天下业火令straight(直人文) 连载中

《天下业火令》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浅欢丶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罗烟凝,玉昭

《天下业火令》作者:浅欢丶,仙侠奇缘类型小说,主角:罗烟凝,玉昭,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进了王府的库房,罗烟凝才是真真正正地惊了!她第一反应就是:回头得让地宫库房的管事来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库房! 倒不是王府的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进了王府的库房,罗烟凝才是真真正正地惊了!她第一反应就是:回头得让地宫库房的管事来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库房!

倒不是王府的库房有多少金银珠宝,只是跟地宫的库房一比,这里整洁得让她不忍心动手!每一个物件的材质、年份、由来、价值写得清清楚楚。每一格架子上的东西分了类别,什么东西送什么人,归纳得明明白白!不过片刻,她便挑到了送何九霄的东西:一串血菩提。东西不贵,难在稀有。

罗烟凝小心翼翼地锁上库房,看着刘伯气得被点穴了还微微颤抖地背影,心里生出了愧疚……她飞奔过去解了他的穴道,运着轻功便跑了:“老头!谢谢!”

等刘伯回过神来,罗烟凝早跑得不见影了,他冲着院门口大声地咆哮道:“臭丫头!小老儿跟你没完!!!”

一片鸟雀惊起。刘伯回身打开库房看了一眼,确认库房没有被罗烟凝翻得乌烟瘴气,拿的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之后,心里的气才稍微消去了一些。

罗烟凝回到闺房,美滋滋地把血菩提放在床头,看着何九霄亲自挑选的东西,笑得甜甜的。从小到大她都不缺这些,也有别的男子给她送,可她都拒绝了,唯独受了何九霄这一份心意。是不是代表自己是接受他的?再回想起当初何九霄说的那一句以命相护,罗烟凝心里像突然闯进了一只小鹿,撞得她的心砰砰乱跳。

“公主……”玉昭推门进来便看见主子笑得痴傻的样子。

“啊!咳……玉昭,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罗烟凝回神道。

玉昭诧异:“以前也没敲啊!对了公主,丞相灰溜溜地走了,还送了一堆东西,说是赔罪。他招惹公主了?”

“他哪敢?算了,不提也罢。他送的东西,回头让人放刘伯那儿去吧。”

“公主从刘伯那拿东西了?”原来玉昭早就明白了刘伯的规矩,拿了“不必要”的开销,就要想办法填上。

罗烟凝只是尴尬的笑了笑,没接话。

“今儿看何公子送来给公主这些衣裳,还真是上心。只是这件粉色的衣裳,有些差强人意了,难道他不知道……”

“没事,收起来吧。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他好了,兴许是他不懂。玉昭,你帮我看看,中秋穿什么好?就从何公子送的这些里面选一件罢。”罗烟凝打断玉昭转移了话题,这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

玉昭在一旁选来选去,最后还是放下了那些姹紫嫣红,挑了那件天青色的衣裳:“公主穿这件吧,其他的虽然也好看,但玉昭觉得跟公主眼下的性子不太搭。这件就挺好,显得公主既亲切又若即若离的,到了那天玉昭给公主上妆,再让玉茶给公主绾个好看的发髻,配上这个翡翠簪子就行了。”

罗烟凝点点头:“你跟玉茶的手艺我真是自愧不如。要是没了你俩,我还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嘻嘻,”玉昭打趣道,“公主就算披块破布在身上也好看!”

罗烟凝忐忑的等到了中秋。

今日宫宴是非去不可的。这会儿才巳时,她便开始叫玉昭和玉茶帮她打扮了。天青色的衣裳简单不失灵气,玉茶葱白的手指灵巧地为她绾了一个略微英气的发髻,翡翠的簪子则是简单中高贵的点缀。玉昭为她细细地描眉画唇,上完妆之后,玉昭满意地笑道:“公主,好啦!”

铜镜中的女子看似心情已经平复了,只是眼里偶尔流过的一丝潋滟,昭示着她心里的悸动。女为悦己者容,古人诚不我欺。

罗烟凝把玉茶和玉昭留在房里,把萧梧叫了回来,让他们三人一起过中秋,玉茶听到后,脸上一片绯红,还被玉昭调笑的瞅了一眼。罗烟凝心中顿时了然的笑了。

雪鹰这会儿去屹峰崖送信刚好也回来了,罗烟凝可不会忘记犒劳地宫的那些人。

安排好这些,她便去了前厅,陪她的父王母后。

难得看她穿那么清丽的颜色,夫妇二人也是赞不绝口,世牵雪还调笑到,不知今后会便宜了哪个臭小子。闹得罗烟凝的小脸从头红到尾。

一家人沉浸在融融其乐的氛围中,过着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中秋。

午膳过后,罗甫夫妇要小憩一会儿。罗烟凝便打算先去宫里,在花园她碰到了刘伯。刘伯虽然没给她好脸色看,但还是递给她了一个精美的檀木盒子:“这是替公主准备了送给陛下的。”说完刘伯便走了。

盒子里放的是一对儿上好的羊脂玉雕刻的玉兔,晶莹剔透,甚是惹人喜爱,玉兔的眼睛则是血红的玛瑙做成,无形中让这对兔子更加栩栩如生。罗烟凝看着老头离去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她怎么能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的穴呢!

然而最让罗烟凝意外的是,王府门口除了两个护卫之外。还杵着一个人——南夏太子景长天的贴身侍卫兼将军,徐阔。

见她出来,徐阔直直走到她跟前:“见过序凝公主!”

听得他语气中怨气颇深,罗烟凝不由得诧异道:“徐将军还没回南夏?”

“奉我家太子之命,给公主送中秋贺礼。”说完,他弯了弯腰,双手恭敬地送上一个不知里面装着什么布包。只是心里怨怼:要不是被太子踹下马逼着老子回来给你送礼,老子才不会回来!

“本宫与太子不过一面之缘,为何要送贺礼?”

“太子的心思不是末将这等粗人能揣测的。”徐阔硬邦邦地回话。

“徐将军请回吧!本宫不能收这份礼。”罗烟凝淡淡地说。

徐阔直起腰,双手没有收回的意思,忍着心中怨气咬牙切齿地道:“我家太子说了,若公主不收,就是末将做的不好。什么时候公主肯收了,让末将什么时候再滚回去交差,公主拒绝一次,便让末将给公主磕头认错一次!”说着他便要跪下。

罗烟凝心中暗骂景长天卑鄙!却在徐阔即将跪下的时候接过了那个普通的布包,男儿膝下有黄金,她见不惯徐阔这样的将士因为主子的命令朝他下跪:“行了,本宫收下了。徐将军回去交差吧!”

徐阔见不用跪了,心下一喜:主子真是料事如神!

“公主!”见罗烟凝扭头要走,徐阔又高兴地喊住她,“我家太子还说了!让你好生保管他送的礼物,来年他来的时候要是见不到,就让末将当场自刎谢罪!”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