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骄婿》骄婿果木果子百度云 完整版未删节 骄婿T吧

更新时间:2020-07-22 16:02:43

《骄婿》骄婿果木果子百度云 完整版未删节 骄婿T吧 已完结

《骄婿》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三叹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傅萦,顾韵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三叹原创小说《骄婿》,主角是傅萦,顾韵,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第三十三章 “瞧您紧张的,我又能如何呢。不过是想求祖父帮个小忙罢了。” 傅萦那副与他谈条件的模样,让老太爷憋了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十三章

“瞧您紧张的,我又能如何呢。不过是想求祖父帮个小忙罢了。”

傅萦那副与他谈条件的模样,让老太爷憋了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在肋骨中间乱窜。

他就联想到不知所踪的老妻平日要对付傅萦这样难缠的人,也着实辛苦了,他如此看得开的都快被气的吐血,何况脾气骄纵惯了的赵氏?

老太爷默默地心疼老伴儿时,傅萦已经大大方方的道:“祖父,如今咱们家里还乱着,着实也没闲工夫待客了,您不如就让赵家的两位贵客暂且先回去吧。整日里都有外男在内宅乱晃,姐妹们做什么都不方便。”

老太爷沉吟片刻,道:“也罢,就依你。”

“还有,祖母若是回来了,您可千万别告诉她我是诓她的,不然她又要开始琢磨怎么将我弄去赵家。”傅萦说到此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悲感道:“我只不过是想为我父亲、叔叔和哥哥们守孝罢了,难道这都不可以?祖母的心思我想祖父您不可能不了解,求您将雕刻的事暂且略放放,多管管家里的事吧。不要平时不管,真正有事了您就怨旁人做的不对。”

“你……”老太爷咽下一口老血。

这是在请求还是在数落?还能不能愉快的说话了!

“下去!”

“祖父这是答允了?那好,您可要记得您答应的话,骗人的是小狗。”傅萦站起身。

老太爷觉得那股在肋骨缝中乱窜的气已经顶在了腹腔,让他岔了气一般的疼。

傅萦屈膝出去了。

老太爷捂着肚子喘粗气。

屋顶的萧错悄悄地将瓦片放回原处,灵巧舌头舔一圈笑凉了的皓齿。

这个七小姐太有意思了!阿彻还说她除了是个大吃货之外别无是处,根本就是在忽悠他嘛!就算是个吃货,她也是个纯真又狡诈、大方又坦率的吃货啊!

傅萦根本不知方才她与老太爷的对话都入了旁人的耳,更不可能想得到自己在某个逗比心目中的好感度莫名其妙的刷高了不少。

到了院中,见顾韵抱臂斜靠着院门,傅萦接过婢女递来的灯笼迎了上去:“走吧,先回去用饭。厨子这会也当预备好了。”

顾韵颔首:“老太爷怎么说的?”

“也就是问我遗书上的事儿,其实那个遗书上的内容我真的忘了,那次碰了头之后许多东西都记不清了。”她若是能想的起来,早就找到蛛丝马迹了,也不至于这会儿被困扰。

傅萦提着灯笼就要迈过门槛。

谁知正在这时,她突然觉得虎口一震,灯笼提手竟然断了!

写了个“傅”字的纸灯笼落地燃了起来,火苗上窜,一下子燎到了顾韵的裤脚,顾韵反应迅敏的向一旁躲,可裤角还是冒了烟,他忙拍打着,试图将火星扑灭。

傅萦也是吓了一跳,谁想得到灯笼会突然断了?可比顾韵幸运的是她站在上风口,长裙上丝毫没沾染到

傅萦眼瞧着顾韵裤子上火星明灭,恰身旁就是一缸荷花,地上空着的木桶里有一把木勺。她立即舀水泼向顾韵,怕星火燎原风吹又生,还负责的连泼了四五次,这时早吓呆了的小丫头子们都忙去提水灭了燃烧的灯笼。

傅萦则是优雅的放下木勺,甩着手上的水:“墨轩哥,你没事吧?”

顾韵欲哭无泪。摸了一把脸上的水:“没事。”

“啊,怎么还泼到你脸上了,对不住对不住,我是一时着急,加上黑灯瞎火的我手上也没个准头……”

你太谦虚了,哪里是没准头,根本就是瞄准了他的脸和某处泼的啊!

“不打紧的。”顾韵用袖子蹭脸,觉得腿间凉飕飕的。

虽今日穿的是深色的衣裳,天色也暗了,可那水渍也很可疑好吗!就算与人说明了是被泼了水,他堂堂高手,居然会被燃着了的灯笼燎着了裤子,还要被小姑娘施救,他也很没面子。

顾韵觉得食欲都没了,“我想起衙门里还有些事要办,这就告辞了。”

“墨轩哥,要么先换身衣裳在回去吧?”

“不必了,我稍后自会去更衣的。”开玩笑,去换衣裳就要见光,见了光还是很丢人。

顾韵草草与傅萦作别,就快步离开了。

傅萦满头雾水的回了东跨院。

屋顶上的萧错一手捂着嘴强迫自己不能笑出声,另一手捂着已经笑出腹肌的肚子,暗暗给神助攻的傅萦点了个赞。

谁让那个家伙上次“抢”了他的“腰带”呢!

晚膳后各自歇下,傅萦因连日来的疲惫,今日睡的也沉一些。谁知迷迷糊糊之间,却听见有人砸院门。

整个东跨院里都亮了灯,宋氏披了件褙子提着鸳鸯剑就到了廊下,“什么事,大半夜的!”

门外的媳妇子道:“回大夫人,老太太找到了,这会儿正往内宅里来呢,奴婢还要去回二太太和三太太。”

声音渐远,那媳妇子的声音却让傅萦彻底醒过来了。

披了件浅蓝色小袄,将长发随意挽了个发纂,傅萦和傅薏就随着宋氏往上房去。

谁知道才进门,险些被一股子恶臭气给熏晕过去。

屋里蒋嬷嬷和Chun草眉头紧锁的一手捂口鼻,另一手以两只指头捻着裙子和袍子等物出来,那上头有许多秽物已经呈凝固状……

傅萦捂着嘴愕然道:“娘,祖母不会是被人给丢进粪坑了吧!”

“天啊!”宋氏喃喃,回头吩咐道:“快预备热汤沐浴,还有,梳云去将你配的那个花香膏子一并取来。”

婢女们纷纷行礼去了。

在里间的老太太和老太爷将他们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

谁丢粪坑啊!你全家都丢粪坑!

老太太提气想责骂,奈何这近三日只吃窝头喝水,又惊又吓,养尊处优惯了的人哪里还有体力?看着眉头拧成个疙瘩却依旧很顺眼的老伴,老太太就呜呜咽咽虚弱的哭了起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那群杀千刀的,好几天不给口正经饭吃,我快饿死了!”

“好好好,这就预备饭,这就叫他们预备饭。”老太爷眼眶发红的搂着老太太拍了拍她的背,这仇要记住,首当其冲就是记住傅萦。

PS:据说27.28两天系统维护,需要在后台定时更新,否则这两天无法登陆后台。为了保证大家每天都能看到更新,我就将加更的这章放在了27日。如果后台不抽,我会正常加更的。如果抽,那就29日后台恢复了在妥妥的加更,么么大家!%推荐好友吴千语的[bookid=3072716,bookname=《医律》]

简介:这是一个现代女法医与古代福尔摩斯完美结合,谈情说案的故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