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魔教毒医》第一魔教是明神教还是五毒教 MB 魔教毒医蕾丝

更新时间:2020-07-19 16:05:17

《魔教毒医》第一魔教是明神教还是五毒教 MB 魔教毒医蕾丝 连载中

《魔教毒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楚弃 分类:武侠 主角:阿蓉,白季柯

完结小说《魔教毒医》是楚弃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蓉,白季柯,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小镇上专门有个地方是通向山庄的,比武招亲从下午开始,现在已经陆陆续续有些人吃完饭朝那边走去了。可以想象等会上山去会是一个怎样的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镇上专门有个地方是通向山庄的,比武招亲从下午开始,现在已经陆陆续续有些人吃完饭朝那边走去了。可以想象等会上山去会是一个怎样的热闹场景。

白季柯拿着筷子点评:“希望等下能看到的是武功比拼而不是人头啊。”

年江问:“我们去的晚了会不会什么也看不见啊。”

“这倒是很可能,看情况吧,别急。”白季柯笑着说,“说实话我也挺好奇的,这比武招亲会是个什么样子。”

年江不着痕迹的往楼下看了一眼,然后移回目光。

“等下我们先去看看那个傀儡。”杨徹突然道,“之前将她放在外面不知会不会乱跑。”

“……”年江没有说话。

为什么他们没有把阿蓉带进来呢?是因为,阿蓉在把年江带回来的时候与人缠斗被刀尖割了一下手臂,露出了里面的木头,而且路上阿蓉已经越来越不灵活,这岩砾山庄能人之多,指不定就会被发现,于是几人就将她留在了外面。

饭后,几人走出酒楼,然后三人同时摆出了一个如出一辙的表情,那就是,震惊。

一阵风吹过,卷起地上的落叶;落叶撞在紧紧闭合的门上,发出细微的响声。

一整条街道,只是零星的开了几家,其余的大门紧闭,冷清极了;街上一个人都看不见,和刚才的热闹比起来就像是来到了另一个地方一样。

“诶,你们说,”白季柯咽了一口唾沫,“这世上真有山精鬼怪吗?”

“应该是都去山上了,刚才我看下面就有好多人朝那边走。”年江偏了偏身子指了一个方向,冷静的说。

“好吧。”白季柯一脸失望。

杨徹咳了几声,他一眼,“你这家伙还裹着尿布呢。”

几人向外面走去,在一座破庙里找到了和昨天一样保持着一个姿势的阿蓉。

“我就说嘛,这种傀儡不像人还能有意识,都给他下令了是不会擅自行动的。”白季柯饶有兴趣的蹲下去左看右看,杨徹站在旁边沉默不语。

年江走上去也蹲下来,颇为好奇的挑开她手臂上裹着的布,看见了有些恐怖的切痕。白季柯凑过来看了一眼就一脸不忍的把头扭了回去。

阿蓉是最接近人的傀儡,但她的最接近只不过相比于外表和动作而言,她归根结底只是一堆木头铁块,没有生命,只会根据主人的命令行事。

阿蓉的手臂是来自毒医门口的一颗树,外面罩着一层不知道什么的东西,类似皮肤。原本柔嫩的玉臂现在被深深的搞出一条大口子,‘皮肤’向外翻着,里面的木头是红色,木头渣滓也往外翻,看起来可怖极了。

见队伍里唯一一个医者一脸沉迷的观察傀儡的伤口,两人一脸的无语,然后转过头四处看风景。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年江在抬起傀儡手臂的同时,在它后腰按了几下。

年江不会忘记刚才在楼上看到的两道身影。这很无奈,只是无意识的一瞥而已,楼下众人之中却有两个黑衣人印入眼底,不知为何,看到两个黑衣人时年江心底猛地一慌。

等下所去之地鱼龙混杂,定要小心为上。

年江想。

不一会儿,破庙门口出现一个身影。杨徹和白季柯同时上前一步挡住了后面的年江和阿蓉,戒备的看向来人。

当看到是钱宪的时候松了口气。

“嗯,我过来了。”钱宪朝他们打招呼,走进来时不住地在寻找着些什么,看见年江和阿蓉后才垂下眼。他抬头看着阿蓉说,“等下千万不要把它带上去,此次庄主还请来了几位江湖上德高望重者前来主持,我们都小心一点,毕竟现在傀儡师几乎已经和明鹤等同了。”他顿了顿看向年江,有些欲言又止。

年江感觉到了什么,放下阿蓉的手,转头看向他,说:“我怎么了?”

“昨日我已与兄弟见面,将明鹤之事一一说出。山庄之事已无需我们插手,可是刚才一路上我却听到了一些有关你的一些传闻。”

“都是些什么?”年江好奇的问。

旁边的白季柯杨徹对视了一眼,杨徹轻轻的摇了摇头。

“传闻说有三位大侠帮忙破解了赵家村一案,救下了沿江许多百姓;而三位大侠之中的年江公子前些日子却成了叛徒。”钱宪说着,安慰道,“也就是叛徒这个说法有些危险。年兄,你真的确定没有给天漾留下任何把柄么?”

“……”年江严肃起来,他站起身,细细的回想一遍,然后肯定的道,“没有的。我在天漾一月左右每日也就在房中修养或是炼药,很少出门,城主应当是要看我值不值得收拢,并没有签下什么字据之类。”

“有时候也不光是字据就可以。”钱宪摇摇头,“不过你这样说到没有问题。江湖重信,若有人发难还是要小心为上,不过……”

“不过我只是一介无名小卒,江湖上基本无人会注意到我呀。”年江突然笑了。

“这倒是,无名小卒,无所畏惧呀。”钱宪愣了一下,摇摇头笑叹道。

一个无名小卒想凭借一则传闻就想引来天下人的关注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别人听说了要么不予理会,要么唾骂几句,以后不相交便是,年江要想仅凭一则传言就闻名江湖,还不如自爆毒医弟子身份更可靠一些。

但这个无名小卒背叛的是朝廷,江湖与朝廷本就不大和睦,没准还有好事之徒听到会鼓掌叫好几番,不过这大多也是戏言。

诚之一字,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廷,都无比重要。这在江湖还要更盛几分。

武道之人,行要无愧于心,动要无愧于天,诚之一字,无愧心也无愧于天。面对武学要用诚心,若失去诚,那将遭受万人唾骂。

此次集会,有利有弊。

利的是说不准可以洗清骂名,弊的是越摸越黑。人多口杂,谁知会有些什么人。

这样想着,四个人,各怀一颗有些沉重的心思,上了岩砾山庄。

果然如同年江说的那样,山下的侠客、百姓都来到了山上,热热闹闹,人山人海。

不过,百姓们来是想祝贺这个给予他们大恩的庄主,侠客们一部分是来比武的,一部分是来看热闹,一部分是想借机在大人物们面前显摆自己。

年江几人只是来看看热闹,能干点事就干点,在接受了家丁的检查以后就走进了庄子。

前面走来两个穿着一袭黑色长袍、将头脸挡得严严实实的人,白季柯看了都觉得热。年江一行人向里面走,他们向外走,终于,和他们擦肩而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