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这个反派很凶的》快穿攻略之反派很凶的txt 反攻 这个反派很凶的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5-29 12:04:15

《这个反派很凶的》快穿攻略之反派很凶的txt 反攻 这个反派很凶的完结版 连载中

《这个反派很凶的》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航小班 分类:武侠 主角:何府,何有为

新书《这个反派很凶的》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航小班,主角何府,何有为,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何有为一听就急了。 什么,卸自己一条腿,那自己以后的人生还不全毁了,自己还没娶媳妇呢,就算再有钱,谁会要一个只有一条腿的男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何有为一听就急了。

什么,卸自己一条腿,那自己以后的人生还不全毁了,自己还没娶媳妇呢,就算再有钱,谁会要一个只有一条腿的男人!

何有为看着那两个打手手里的砍刀,内心慌的一匹。

何有为现在实在是没了办法,只好说:

“大哥,有什么话到我何家府上去说,我一定让家父把钱还你。”

这句话以前百试不爽,每每骗得这帮贼人和自己上路,然后假借上茅房的名义半路开溜。

李三贵听了之后想了想,这样做似乎不太妥当,万一这何有为到了家里之后耍起了无赖,愣说自己没欠他钱,到时候何家的家丁都在,自己怕是得吃亏。

李三贵的道行可不低,这种手段他也见得多了,不过两个打手确实没在这浪荡公子身上搜出什么钱财,李三贵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

“到你何家去也行,先把你这一根手指留下,我们就随你去。”

随后两个打手二话不说就找来了一个板凳,把何有为的右手往上面一搁,便开始有模有样地磨起刀来。

何有为又双叒叕急了,砍一根手指不也是要了自己的命吗?对于男人来说,右手可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还不如卸了自己一条腿来抵债呢。

“大哥,求放过。。。”

此时陈逆听到二楼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叫,感觉事态不对劲,便立马上了二楼。

眼见何有为下半辈子的幸福就要被这帮人给毁了,陈逆路见不平一声吼。

“住手!”

一声暴喝,那几人的视线瞬间聚集到了陈逆身上。

“你又是什么人,敢管老子的闲事,快滚,要不然等会儿连你也一起收拾了。”

那李三贵看都没看陈逆一眼,打心眼里没把陈逆当个人,能在青楼里面喝酒喝到大天亮的,能是脑筋正常的人吗?

不过他不知道这陈逆的来头,要是知道了,那还不得有多远滚多远。

见那几个打手要砍了何有为的手指,陈逆一个箭步的近身,一拳打在了那打手的面门上,又一脚将另一个踢飞。

那两人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倒在地上嚎叫。

这几人不过时金身三象境的渣,所以陈逆刚刚才没有下死手,只是打在了不会致命的部位,要是陈逆出全力,恐怕这两人连尸骨都找不着。

那李三贵立马怂了,敢情这何有为还随身带着这么强的护卫,当即吓得跑出门外,那两个护卫则是吓傻了,然后跳窗逃生。

“公子没事吧。”

陈逆看那何公子已经是吓得双腿发软,脚下还有不少的水渍,虽然样子很是狼狈,不过身体上似乎没受到什么伤害。

“你是?”

好一会儿,何公子开口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不,我是说,我叫陈逆,不过是个江湖浪人,我今天路过此地,见公子有难,特地出手相助罢了。”

陈逆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身份,只好这样说。

想不到何有为居然还丝毫没有怀疑,而是向陈逆做了个揖。

“阁下救命之恩,感激不尽。”

何公子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似乎是试探性地说:

“你可知道我是谁?”

虽然陈逆已经知道这厮姓甚名谁,而且人家家里有矿,不过自己既然只是个路人,当然还是得按正常套路出牌。

“我母鸡啊。。”

说完那何有为邪魅一笑。

“我可是山海县何府的公子,你绝不会预料到今天救了我对你有多大的好处,等我回去之后重重有赏!”

“我看你的功夫不错,要不要来当我的护卫,一个月给你这么多。”

何有为伸出了右手,举起了5根手指。

陈逆根据何公子的财力计算了一下,这大概就是50两银子的意思吧。

50两银子是个什么购买力,也不过是能在这洪兴楼吃喝玩乐一个星期左右,虽然这价钱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但是为了完成任务,陈逆还是答应了。

不过在那之前,演戏就要演全套。

“何府!”

陈逆瞬间演技爆表,惊讶的神情好似涛涛江水一般流淌出来,眼睛里满是小星星。

“既然公子如此盛情,那在下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吧。哈哈”

送上门的机会怎么能够不要,陈逆答应的非常爽快,不就是个何府护卫的活儿吗,干了!

叮~系统消息:您获得隐藏任务:成为何有为手下贴身护卫三天。

“贴,贴身护卫啊。”

一开始陈逆还以为是能够在何府里面做事的那种普通劳动力,没想到对方的意思居然是让自己当随身保镖?

本想用电委婉的方式让对方同意自己当个普通何府的护卫罢了,但他接着说道:

“何府的家丁都得由我爹来亲自挑选,虽然给我配了几名侍从,但是不过就是跟在我身边不停打小报告的眼线罢了,我可烦了。”

“所以平时我都是尽可能地躲开这帮护卫,这才进了这洪兴楼,不想碰上了自己的仇家,要不是少侠出手相助,我可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所以我不能让你进何府,你必须呆在我身边,我的仇家不少,大部分都是钱庄的,平日里就算是去上个茅房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你可得跟紧我。”

陈逆点点头,虽然不能进何府,但有何公子当自己的挡箭牌,按时完成任务的概率就大多了。

后来这何有为也没着急走,而是拿自己藏在鞋底的还热乎的碎银子请陈逆吃了顿饭,就在这洪兴楼里面。

说是为了答谢陈逆的救命之恩,虽然陈逆再三推辞,但是这何有为不依不饶。

“除了请你吃饭,我还有话要说。”

不过何有为都这么说了,那自己也只好作陪。

不过最后的结果就是真香了,陈逆不得不说,一边吃饭一边听这何有为吹牛皮也是蛮有意思的。

何有为说自己少年的时候学习还是蛮刻苦的,虽然没有头悬梁,锥刺股的那种勇气,可是每天也是闻鸡起舞,夜以继日,孜孜不倦。

简单来说,就是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只可惜后来学堂在深夜的时候不知道为何突然起火,把整个屋子烧了个精光,就连课本也没给他们留下,这才暂时中断了学业。

家里虽然请了私塾一对一授课,可是在家大家都懂得。知识它不进脑子!

久而久之陈逆就和其他的考生的水平拉下了一大截,童试考了三次都没过,年龄也大了,何老爷也不指望他能有什么出息,好好继承自己的家业就好。其他的事情还有老二老三来操持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