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荒灵古月》古月阴荒体修什么道 小说在线试读 荒灵古月小说在线试读

更新时间:2020-04-26 08:03:15

《荒灵古月》古月阴荒体修什么道 小说在线试读 荒灵古月小说在线试读 已完结

《荒灵古月》

来源: 作者:渡难石 分类:玄幻 主角:小林,那张大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渡难石原创的玄幻小说《荒灵古月》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小林,那张大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这一梦,仿佛又过了千年。 冰冷的黑暗中,望不见尽头的黑暗中,一道彷徨无助的身影迷茫地行走着。 沉默的黑暗,吞噬了一切,其中,只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梦,仿佛又过了千年。

冰冷的黑暗中,望不见尽头的黑暗中,一道彷徨无助的身影迷茫地行走着。

沉默的黑暗,吞噬了一切,其中,只能隐约看见两点光,两点黯淡的光,那是他的双眼。

月生的双目无神,他不知走了多久,他尝试着走出这里,只是,他终究是失望了,无垠的黑暗,以至于让他渐渐地感到了绝望。

他停下了脚步,低着头看着,跨前一步,只是这一步,仿若依旧在原地。

他的双眼逐渐有血丝蔓延,也许是身体累了,又或是心累了,他抱膝坐了下来,瑟瑟发抖。他尝试着嘶吼,可除了那张大的嘴巴,却是没有丝毫的声音,仿佛被淹没了一般,寂静的诡异。

他呆呆地坐着,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他昏迷,他醒来,周而复始,只是,时间仿佛被定格了一般,所有的一切,未曾有过丝毫变动。

变得,只有他的心。

兴许是幻觉,从来未曾见过的、如此真实的幻觉。

小林的身影,缓缓地凝聚在他的面前,第一次,出现了那么一抹光。

他怔了一下,抬头看去,随即又是狂喜之色,他向前伸手,然后,他呆了一下,小林的身子,忽然向后退了一步。

只是,他呆的不只是如此而已,他望着这个小师弟,脸色苍白。

小林的脸色,是那般的复杂,看着他的双眼,是那么的陌生。他的脸上,时而有痛苦之色,时而有迷茫之色,时而有挣扎之色,不过一成不变的是,那一丝恨意。

一道道的身影,慢慢地闪现,他们的脸庞有些模糊,清晰可见的,是那凌霄弟子的服饰。不约而同的,他们的眼神,都仿佛第一次看到怪物一般,惊愕地望着这个人,这个脸色苍白的少年。

月生的嘴唇,开始颤抖,仿佛最深的恐惧,从深心一点点的泛起,他望着小林,望着所有的同门,所有人的脸色,都是那样的陌生。

他忽然想大声呼喊,可是张大了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黑暗,愈发的浓稠。

忽然,仿佛噩梦还没有醒来,他的身前,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他剑眉星目,他神色冷漠,但是,他的眼神是那般的温柔,他是天京。

他看着月生的身后,他的眼中,是无尽的眷恋,无尽的痴情,他似是浑然不知身上流动的血液,他笑着,温柔地笑着。

月生不知天京怎么了,只是他觉得胸口很闷,闷的他喘不过气来,很难过,他的身体在阵阵发热,所以,他无声地流泪了。

良久,良久。

那一片冷冷的夜色啊!黑暗而漫无边际,仿佛要贪婪地吞噬他的一切。

他的身体巨震,脸色苍白如纸,身子一下摔倒在地,天塌了,地陷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毁灭了。

剩下的,是痛如刀割的心疼,他目瞪口呆,犹如被突如其来的晴天霹雳吓破了胆,惊走了魂。

眼中,是一道苍老的麻衣身影,他的胸口是一柄剑,伤口处正在不停地流着血液,漆黑粘稠,只是,那柄剑为何如此熟悉?

那身影凝视着他,身子颤颤巍巍,面容慈祥,口中喃喃地正述说着些什么,只是,月生一点都听不到,他的眼瞳,逐渐涣散。

眼前,一片漆黑,仿佛那片无尽的黑暗,无边无际地向他压来。

他的身体下,似乎出现了一个大洞。不由自主的,他向下坠落,眼中,又一次被黑暗所取代,在也没有那些光,那些让人绝望的光。

……

自月生那日被带回望天涯后,云中子以无数珍贵灵药,外加耗费法力,为他亲自疗伤,疏通经脉,纠正骨骼,化解淤血。时到如今,早已七日过去了,月生的身体好转了大半,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可短短几日那些骨头已是尽数复原了,这修道一流的手段真是奇妙无比。

只是让人颇为不解的是,月生的伤势明明在急速好转,可却是迟迟不愿醒来。饶是云中子道行高深,这下也是犯了难,同时深深地担忧。

今日清晨,小兰照常来到月生的房内,这几日来皆是她在费心费力地照顾着月生,茶饭不思,短短几日时间,一下就憔悴了许多,原本古灵精怪的小师妹,竟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的眼中,有淡淡的疲惫之色,显然昨夜并未睡好。一早还来不及吃饭,她就先端着水盆来到了月生的房内。月生依旧如常,安静地躺在床上,见状,小兰轻叹了一声。

她拿着手巾,用热水打湿了拧干之后,轻轻走至月生身旁,正要为他擦下脸庞。

忽然,她惊呼了一声,只见原本一动不动的月生忽然动了起来,可还不待她为此而喜,月生的身子紧接着颤抖了起来,脸上也忽有冷汗溢出,他皱着眉,双眼之中有泪水流出,嘴唇颤抖不停,表现的一副很痛苦的模样。

小兰又惊又喜,连忙将手巾放置一旁,轻呼了起来,只是月生全然不觉,他颤抖的身子反而更加厉害了,脸色惨白如雪,嘴中更是含糊不清地说起了梦话。

小兰仔细一听,却听他时而念叨着小林,时而念叨着天京,但更多的,却是师傅两字。

小兰愣了一下,不知月生究竟是怎么了,但见他如此痛苦的模样,小兰的情绪也是一下激动了起来,她紧紧抓着月生的手,哽咽着,半响,她忽然低声道:“月生哥哥,你不要怕……”

似乎,月生的身子隐隐轻颤了一下。

……

黑暗中,他坠落不停的身子一顿,慢慢地,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抹紫色。

那抹紫色愈加的清晰,渐渐地,在他身前变为一个小女孩儿,一个只有七八岁大小的小女孩儿。

周围,忽然变成了一片青草芳香的地方,空气清新的仿佛甜到了心里。

那个一向古灵精怪的小女孩,挥着手,大笑着说:“月生哥哥,你快跟上啊,别被爷爷发现了。”

月生点了点头,但接着,他的眼瞳一缩,却见一道黑影,缓缓地在那身穿紫衣的小女孩身后出现,只是,那小女孩却是全然不知,依旧是带着天真的笑。

天地忽然暗了,黑云压顶,低的像天塌下来了,周围温暖的景色也不见了,黑暗再次降临,只有那两道狰狞的红光,正凝视着那美丽的小女孩。

情不自禁的,他脚步一举,猛地向那小女孩奔去,同时口中大喊着:“小兰,快向我这里跑,我有东西要给你……”

善意的谎言,曾经的天真,只是,他的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焦急。

他突然惊叫:“快!”

翻然坐起,汗流浃背,喘息不止。

“月生哥哥,你怎么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旁边仿佛被吓了一跳,抓住了月生的肩膀,急问道。

月生急促喘息着,向旁看去,小兰坐在床前,面色紧张还带些憔悴,双眼通红地盯着自己。月生怔了一下,向四周望去,这是一间屋舍,摆设落落有序,房间里虽算不上豪华,但也是一应俱全,此刻自己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张棉被。

这屋子正是他在望天涯的居住之处,他低下了头,定了定神,许久之后才道:“没什么,我做了个噩梦。”

只是他这般说着,脸上却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神色,眼神也是茫然的很。

小兰看着他,嘴角动了动,忽然“哇”一声哭了出来,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淡淡的幽香随之而来,深入心头。

似是被这哭声惊醒了,月生愣了一下,片刻后又道:“小兰,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兰抽泣着,缓缓地松开了月生,然后将几日前发生的事情尽数告知给了他听。

月生听完之后,喃喃自语了一句:“七天了。”他抬眼向着小兰看去,这个美丽的少女,此刻正深深地看着自己,那眼神竟是那么的温柔。

他沉默了片刻,忽然道:“小兰,你不要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

小兰错愕了一下,红唇一抖,却是忍不住又哭了起来,半响,她破口一笑,笑颜如花,低声道:“月生哥哥,你做什么噩梦了?”

月生的肩头仿佛抖了一下,他又是一阵沉默,片刻后他看了小兰一眼,只见这少女明眸带泪,莹光闪闪,好一个美丽。他慢慢地伸手至小兰的脸庞,触手之时,那柔软如玉的肌肤似乎轻轻抖了一下,他擦拭了一下小兰脸上的泪痕,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只是一个普通的噩梦。”

小兰觉得月生的神色有些奇怪,但感受着脸上的淡淡温暖,她的心中又有些慌乱,她脸色微红,看了眼月生,嗔羞道:“胆小鬼,一个梦就把你吓成这样。”

月生的声音有些嘶哑,他缓缓地收回了手,只低低道:“师傅、师兄,还有小林他们呢?”

悄悄地,他的手紧握了起来。

小兰看了他一眼,轻声道:“爷爷他们在吃饭呢。”

隐隐的,月生的心中似松了那么一口气。

他动了动身子,此刻除了有些虚弱,以及略微的酸痛以外,竟是没有了什么大碍。

他深吸了一口气,似重生了一般,看着小兰道:“小兰,我们去看看师傅吧。”

小兰怔了一下,讶道:“月生哥哥,你怎么啦,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哪里有些奇怪,是不是身体还没好啊?”

月生摇了摇头,沉吟不语,他慢慢掀开被子,只见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是换过了,想来是天京或是小林帮他换的吧。

他下床站起身来,却是踉跄了一下,小兰脸色一变,下意识地搀扶住了他,忧道:“月生哥哥,你还是躺床上休息会儿吧,我去叫爷爷他们。”

月生摇了摇头,淡淡道:“没事。”

说罢,他在小兰地搀扶下,蹒跚不稳地向着房门走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