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容少追妻花招多》容少追妻花样多 总攻 容少追妻花招多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20-04-26 04:02:21

《容少追妻花招多》容少追妻花样多 总攻 容少追妻花招多精彩试读 已完结

《容少追妻花招多》

来源: 作者:陌凉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易行知,言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容少追妻花招多》的小说,是作者陌凉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酒店房间 言梓瞳悠闲自在的浸在浴缸里,泡着澡。 心情自然是爽到爆棚了。 言希敏,设计我是吧?给我下药是吧?你不是想和欧竞辰在一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酒店房间

言梓瞳悠闲自在的浸在浴缸里,泡着澡。

心情自然是爽到爆棚了。

言希敏,设计我是吧?给我下药是吧?你不是想和欧竞辰在一起吗?不是想在嫁进欧家吗?

好了,现在路已经帮你铺好了,能不能嫁进欧家,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只要一想到周云如那张香了苍蝇一般的脸,以及言希敏那肿得跟个猪头没什么两样的脸,言梓瞳的心情又是一阵跃喜。

围着浴巾,从浴缸里走出,踩于那洁白的地巾上,唇角勾起一抹如小狐狸般的阴笑。

然而这笑容却在走出洗浴室,在看到那一抹倚墙而立的健硕身影时,笑容瞬间凝固。

明净的落地窗前,容肆邪魅而又慵懒的倚着玻璃墙,浅红色的衬衫,最上面的两粒纽扣松着,露出他那古铜铜色的健康肌肤。

右臂环胸,左手端着一高脚杯,杯子里容着小半杯红酒。

他那如钢琴师一般的漂亮手指,捏着高脚杯,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晃着。

香醇的红酒沿着透明的玻璃杯上下晃动着,就好似调皮的孩童在玩耍着一般。

他那深邃如猎鹰般的眼眸,微微眯起,折射出一缕耐人寻味却又带着一丝危险气息。

那凉薄而又Xing感的双唇轻抿着,唇角往上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额头,往下垂落着一缕碎发,让他看来起更具桀骜不驯,如同翱翔于原草上的隼鹰,俯视万物苍生一般。

他的视线锁在言梓瞳的脸上,看到她那僵硬的表情时,唇角的那一抹弧度挑的更深远了。

“不打算解释一下吗?言小姐!”他动作优雅的抿上一口红酒,慢条厮理的看着她说道。

言梓瞳凉凉的斜他一眼,双手揪着自己胸口处的浴巾边角,唇角扬起一抹淡漠的笑意,“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你出去!”

“出去?”容肆弯唇一笑,笑容邪魅万分,“言小姐不知道这是我的房间?还是说……”

说到这里,他故意顿住,正了正身子,迈着清隽的步子朝着她走去。

言梓瞳本能的往后退步,一脸紧张无措的看着他。

在她面前两步之距停下,颀长的身躯微微朝前倾去,脸颊与她的脸颊凑近,仅剩一个拳头的距离。

深邃如黑矅石一般的眼眸,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言梓瞳竟是能在他的眼珠里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影子。

他那凉薄的唇弯弯的上扬,朝着她缓慢呵气,“言小姐是在玩欲擒故纵?想以这样的方式让我记住?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想……”

“容少!”言梓瞳扬起一抹娇艳的浅笑,水灵而又纯的双眸盈盈动人却又不愄惧的迎视着他,“抱歉,对于欲擒故纵或者是投怀送抱这样的游戏,我一点也不感兴趣。所以,千万别给自己戴高帽!”

“不感兴趣?”他似笑非笑的俯视着她,若有其事的挑了挑眉梢,端着酒杯的手有意无意的抚着自己的下巴,另一手往她身侧的墙上一撑,“那麻烦言小姐告诉我,前天晚上是怎么一回事?嗯!”

最后这一个字,他几乎是从鼻腔里挤出来的,抑扬顿挫又后鼻音挑高,透着浓厚的危险与诡异气氛。

“前天晚上吗?”言梓瞳漫不经心的勾唇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好像被蚊子叮了一口而已。”

“看来,那蚊子真是好大一个!”他不怒反笑,唇角那一抹笑容更加的深不可测又耐人寻味。

“以至于都把言小姐叮出了那么大一滩血来了?嗯,这是我的责任,在我的地盘,让你被那么大的蚊子咬。不介意我帮你检查一下,被叮的包消了没有?”

边说他的视线缓缓的往下,然后落在浴巾下她那两条笔直修长的腿上。

言梓瞳恨恨的一咬牙,笑的一脸僵硬的说道,“谢谢,不劳容少费心了。”

“哥!”门口处传来易行知欢悦的叫声。

言梓瞳本能的想往洗浴室退去。

她现在身上除了就围着一条浴巾外,可是什么也没穿。

她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这副模样。

但是,偏偏他那撑于她身侧的左手却是没有要收起的意思。

言梓瞳本能的抬手朝着他的手臂挥去,示意他放行。

他却没有放行的意思不说,反而唇角还勾起一抹挑衅的弧度。

甚至还带着一抹看好戏的意思在里面。

言梓瞳肯定他是故意的,故意想让她在易行知面前出丑。

抬脚毫不客气的朝着他的脚背重重的一踩,然后一个弯腰低身,十分灵巧的从他的臂弯下一钻,躲进洗浴室。

“砰”的一声,将洗浴室的门关上。

正好这个时候,易行知朝着这边走来,看到容肆端着红酒杯倚靠于墙上,姿态优雅从容的抿着酒店。

“哥,你怎么自己一个人溜回来了呢?”易行知笑的如沐Chun风的看着容肆,“你怎么站在洗浴室门口喝酒啊?”

“找我有事?”容肆没有回答他,慢条厮理的问。

“哦,”易行知扬起一抹恍然大悟的浅笑,“哥,你让侍应生带眼睛上哪个房间梳洗了啊?我没找到她。”

“眼睛?”容肆略有些不解的重复着这两个字。

“嘿嘿,”易行知傻笑两声,“她就言梓瞳。瞳,就是眼珠嘛。那我就叫她眼睛啊。哥,我告诉你,这是的专利,只有我才能这么叫她,其他人都不行。她就是我的眼睛,照亮我的一切。”

易行知笑的一脸如痴如醉,满满陶醉的说道。

容肆不着痕迹的朝着洗浴室的方向瞥一眼,唇角勾起一抹阴笑,“是吗?那看来你眼神不好呢!”

“哥,我眼神好着呢!”易行知反驳道。

容肆不以为意的斜一眼他的眼睛,“好?既然好,那为什么要多两个眼珠?只有眼神不好的人,才会戴眼镜。既然眼神好,那就给我摘了!”

“啊?哥,你到底懂不懂我的意思啊?”易行知一脸懵懂的看着他。

容肆勾唇一笑,“你说呢?”

易行知摇头,“不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