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心婚醉爱》心婚醉爱星星之火 XXOO 心婚醉爱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20-04-22 16:02:31

《心婚醉爱》心婚醉爱星星之火 XXOO 心婚醉爱straight(直人文) 已完结

《心婚醉爱》

来源: 作者:酒酿圆子 分类:婚恋 主角:钱米,唐亦洲

主角是钱米,唐亦洲的小说《心婚醉爱》此文是酒酿圆子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唐氏集团旗下的酒店 看到唐亦洲抱着一个女孩大步流星的往总裁专属电梯走去,酒店总经理本来想上前,结果被他一个可怕的眼神给瞪了回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氏集团旗下的酒店

看到唐亦洲抱着一个女孩大步流星的往总裁专属电梯走去,酒店总经理本来想上前,结果被他一个可怕的眼神给瞪了回来。

刚刚被放到柔软的床上,钱米就已经幽幽的转醒过来。

钱米觉得自己全身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啃咬一样,难受的脑袋要爆掉了一般。

艰难的睁开眼睛,迷迷瞪瞪的想要下地,结果左脚拌右脚,扑通一声直接脑袋着地。

“嗷嗷嗷。”痛死了。

男人在浴室听到外头发来巨大的声响,脚步一转。

待看到某个女人跟一只虫子一样滚在地上,黑眸一黯,疾步上前小心翼翼的拉起她。

“好痛。”钱米捂着额头,眼泪都快飚出来了。

但是她现在迷迷糊糊的,眼前男人的样子也看不清楚,只能跟一只小狗一样呜咽:“头好痛。”

唐亦洲大掌扶着她的肩膀,还好地板上铺着柔软的羊毛地毯,但她的额前还是被床脚磕到了,红了一大片。

“头好痛,我好热啊,怎么不开冷气。”女人在他手下动来动去的,仿佛很不舒服,嘟嘟喃喃的挣扎着要起身去开冷气。

“别动,我先给你额头上药。”男人沉如水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间响起。

“不要,我要吹冷气,我好热。”钱米软绵绵的左摇右晃,唐亦洲看她脸色红的不像话,眼神一黯,直接将她打横抱放到床,上。

才刚一转身,想要去浴室拿条毛巾给她脸上擦擦汗,结果某个女人猛扑过来。

夜色良好,偌大的房间轻纱飘扬,掩盖了里头的旖旎。

第二日。

钱米是被饿醒的,当她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低调奢华的天花板。

她第一个直觉就是,哦,这不是她在驰家住的房间。

第二个感觉,骨头怎么这么疼,好像全身被重新拆开又重新组装上一样,连动动手指头都觉得酸疼的要命。

脑海中混沌慢慢的拨开云雾,突然想起昨天自己上了不该上的车,她惊叫一声想要翻身而起,但自己的腰肢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扣住了。

被东西都扣住了?

钱米吞了吞口水,艰难的把视线移向自己的腰肢处。

那是一只结实的长臂,透着力量,顺着手臂往上看去,印入眼帘的就是一张深邃无比的黑眸。

“你醒了?”低沉沙哑的声音,在早晨别有一种魅惑的感觉。

“啊。”掀翻屋顶的尖叫在偌大的房间余音绕梁。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们做了什么?”要不是被她扣着腰,她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

眼前这男人上身没穿衣服,就披着一层薄被,而自己,也是一模一样的情形。

钱米伸手怒指他:“你这个大尾巴狼,你这个趁人之危的家伙,我揍死你。”

大脑纷乱无比,她想也没想就拿着枕头死命的往他身上砸去,一边砸还一边骂:“打死你这个大尾巴狼,打死你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竟然敢肖想本姑娘,活的不耐烦了……”

男人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抓住枕头,用力往前一带,钱米打的正欢快完全没有防备,被他这么一扯,直接整个人扑到他的身上。

她的脸直接砸到了他坚硬的胸膛上,痛的她又低呼了一声。

男人沉沉一笑,胸腔鼓动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膜,让她的心脏差点跳出来。

哦,让她死了吧,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钱米手忙脚乱的推开他,将被单紧紧的裹在身上。

不经意的一扫,才发现自己身上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顿时气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你这个恶魔,趁人之危的小人,不要脸,无耻……”

唐亦洲沉声一笑,故意露出紧实的后背:“你确定趁人之危,不要脸,无耻的是我?”

钱米抬眸望去,看到他后背几乎都是一条条的抓痕,好像是被猫抓出来一样,简直触目惊心。

看着他的后背,她张了张嘴巴,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一条条跟被猫抓过一样的伤痕,该不会是她的杰作吧?

唐亦洲像是有读心术一样,点了点头,黑眸扬过一丝揶揄:“你猜的的没错,我身上的这些伤痕,都是你的杰作,昨晚,是你先扑倒我的。”

是你先扑倒我的,是你先扑倒我的,是你先扑倒我的,这句话像是魔音一样,在她的脑袋中盈盈不绝。

脑袋渐渐的清明,昨晚的事情虽然大部分她都记不太清楚了,但还记得,的确是她扑倒他的。

好像,还跟八爪章鱼一样黏在他身上,拽都拽不下来。

对了,她好像还说什么了?

“给我,本小姐命令你,给我。”

“呜呜,你不帮我,我要是热死了,你过意的去吗?”

“是劳资扑倒你的,你别扭个什么劲儿。”

昨天晚上的豪言壮语像是豆子一样一个个蹦了出来,钱米双手捧着快烧着的脸,只差冒烟。

好像的确是她,先扑倒唐亦洲的。

神啊,收了她吧。

“怎么样,想起来了吗?”男人低低哑哑的声音仿佛是有魔力一般,他渐渐倾身靠近她,两个人只隔着一条薄薄的被单,对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身上,仿佛会扎人一样。

“你离我远点。”钱米恼羞成怒的推开她,气的鼓起嘴巴:“你是一个大男人,你是有多没力气才会被我扑倒,如果我扑倒你,你可以用一千种方法把我推开,比如拖我去浴室给我浇浇水,或者把我绑起来,最不济,最不济你可以一掌打晕我,说白了就是你自己想要趁人之危。”

一针见血。

唐亦洲幽深的黑眸闪了闪,这小妮子,还的确有几分聪明的。

他昨晚的确有很多种方法让她安静下来,但他却选择了最糟糕的一种办法。

但也是最立竿见影的方法。

钱米见他突然沉默,两只大眼燃烧着熊熊烈火:“被我说中了吧,你们男人都是这衣服道貌然安的样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哼。”她边说边扯起被单,将自己裹得紧紧的。

“我们都将要订婚了,早晚你都将是我的人。”男人视线在她脸上划过,长指微微勾起她的一缕发丝:“难道昨晚你不开心吗?”

“开心。”钱米扯开一个灿烂的过分的笑容,下一秒,握起的拳头就朝着他的俊脸招呼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