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吾爱阿宁》少年宾之吾爱吾师正文 反攻 吾爱阿宁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4-19 00:08:25

《吾爱阿宁》少年宾之吾爱吾师正文 反攻 吾爱阿宁小说完结版 已完结

《吾爱阿宁》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清凉藤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顾雪宁,夏知衡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吾爱阿宁》的小说,是作者清凉藤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夏知衡刚到家,就看见夫人身边的兰心已经等在了门口,看见少爷回来,赶忙迎了上去,道:“少爷,夫人与老夫人正在荣春堂等您呢!” “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知衡刚到家,就看见夫人身边的兰心已经等在了门口,看见少爷回来,赶忙迎了上去,道:“少爷,夫人与老夫人正在荣春堂等您呢!”

“吴姑娘来过了?”

“嗯,刚走!”

“行,知道了!”夏知衡接过丫鬟手中的帕子净了脸,就出门朝荣春堂去了。

“少爷,我看吴姑娘来的时候,脸色不对,好像哭过的样子!您惹着她了?”兰心跟在后面小声问。

“算是吧!”

“夫人好像动了怒,您一会儿千万顺着她些!”兰心看少爷没吱声,心里有点打鼓。

进了荣春堂,夏老夫人盘腿坐在榻上,知府夫人坐在下首,面色不佳,夏知衡还未请安,知府夫人就站了起来,沉声道:“跪下!”

夏知衡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

“说,你与那位顾姑娘是怎么回事?吴姑娘刚才来说看见你们两个在早市举止亲昵,毫不避讳,简直有伤风化!”知府夫人满脸怒气,已经顾不得坐在上首的老夫人了。

“你先别急着训斥!让衡儿慢慢说!”老夫人示意丫鬟将知府夫人扶到座位上。

“母亲,今早吴姑娘来时,眼睛已经肿的像个桃子,显然是哭了一路,跑到我这儿来让我做主,我真是又羞又气,好说歹说才将她送走,您没看见那情形,这吴姑娘真是伤了心的。”

“衡儿!吴姑娘说的可是真的?”老夫人问。

“回老祖母!孙儿今早确实与顾姑娘在早市散步,但孙儿并未觉得做了什么有伤风化之事。”夏知衡道。

“那你与这顾姑娘到底是何关系?”知府夫人质问道,“昨天寿宴上我就见你对她甚是不同!”

“孩儿与顾姑娘情投意合,已互许终身!还望祖母与母亲成全!”

“你说什么?”知府夫人又站了起来,一脸震惊,“顾姑娘出身江湖人家,与我们门不当户不对,怎与你相配?”

“孩儿并不在意门第……”

“休得胡说!为娘千挑万选,好不容易才选中的吴锦绣,你竟然不要!她家绸缎生意都做进了宫,财力是何等雄厚。她母家的表舅父乃是刘尚书,今后你若进朝为官,有当朝重臣为你铺路,你会省下多少枝节。衡儿啊!你可不要糊涂啊!”

“母亲,孩儿明白您的一片苦心!可是终身大事怎可有附加?孩儿只想找一个真心喜欢之人相伴余生。”

“喜欢不过一时,你也该为长久打算。你父亲满腹才华,只因朝中无人,做到现在也不过是个知府。吴锦绣贤良端庄,又得过太后的赏赐,将来必是你的贤内助,对你前程也是有益……”

“若为了前程就要与不喜欢的人一辈子绑在一起,那这前程不要也罢!”夏知衡也犯了倔。

“说的是什么胡话!”老夫人在一旁道“前程之事,岂可儿戏!你若真喜欢这顾姑娘,就娶了便是……”

“母亲!”知府夫人惊叫。

“我昨日见了顾姑娘,心里也是喜欢,那孩子相貌周正,有旺夫相,将来嫁来我们家也不一定是坏事!只是四海镖局比起吴家绸缎庄毕竟也是小门小户,吴锦绣嫁进来做正妻,让她做个小也没什么不妥!”

“祖母,孙儿一介布衣,蒙顾姑娘不弃,心里已然有愧,孙儿何德何能,怎能如此辱没顾姑娘!”夏知衡真急了,没想到老夫人竟是这样的想法。

“凭你的才学,将来何愁前程,你的恩师曾老先生两年前就下了定论,说你定是状元无疑,你马上就该进京赶考了,等你中了状元,得了皇帝的亲封,顾姑娘也可抬成侧夫人,身份尊贵,也不算委屈了她!”老夫人苦口相劝,夏知衡只觉耳边嗡嗡作响,想起顾雪宁,只觉心酸不已。

“母亲,这事还是要与吴家商量一下才好,吴锦绣不知道能不能容的下这个顾姑娘,万一不同意衡儿娶小该如何是好!”知府夫人在一旁担忧道。

“母亲不必担忧,即使吴锦绣同意,顾姑娘也不会同意做小的!我夏知衡一生只要一个妻子,非顾雪宁不娶!还请祖母,母亲别费心思了!”夏知衡说完,给祖母和母亲磕了个头。

“衡儿,你是要气死我不成!”知府夫人气的直掉眼泪:“我怀胎十月,辛苦生下你,差点没了命,你就是这样来回报我的么?你这个不孝子!”知府夫人越说越伤心,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夏知衡伏在地上没起身,听着头上母亲哭的伤心,心里百感交集。

“你哭有什么用?快把眼泪收了!”老夫人让丫鬟取来帕子给夫人净脸。“衡儿,祖母知道你初尝情滋味,心里一时不肯放下,也是情有可原。可是男儿志在四方,万不能一时冲动,做出将来后悔之事啊!”

“孙儿绝不是一时冲动!”

“吴姑娘到底哪里不好,让你如此排斥!论样貌,出身,心性,哪样不出众?你为何非得喜欢那个一无是处的顾雪宁!”知府夫人言辞激烈,有些口不择言。

“顾雪宁已然是孩儿心尖上的人,也请母亲不要排斥,再者顾雪宁并非一无是处,孩儿觉得她样样都好,样样都合孩儿心意!吴姑娘再好,也不是孩儿心中所想之人!”

“你……”知府夫人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不停地抹着眼泪。

外面听见兰心的声音:“老爷来了!”接着打了帘子,知府大人夏玉清进了屋。夏玉清身材修长,稍显瘦弱,脸色青白,许是不晒太阳的缘故,看着倒比夫人年轻些许。夏玉清瞅了瞅屋里的情形,给老夫人请了安,然后坐到老夫人身边去了,丫鬟赶紧来上茶。

“这是唱的哪出?”夏知衡看看哭的伤心的妻子,再看看伏在地上的儿子。

“衡儿不喜欢他母亲选的媳妇,正闹别扭呢!”老夫人轻描淡写的道。

“我站在门外也听了一会儿了,衡儿,你母亲的话不无道理,你还是要好好斟酌!”夏玉清声音不高不低,但字字透着威严。

“孩儿恕难从命!”夏知衡恭敬回道,语气坚决。

夏玉清放下茶,两手一握,说道:“你从小到大,万事不用**心,事事都做的周全,可唯独到这关键一步,你却如此忤逆,惹你祖母与母亲伤心!”

“孩儿不孝!”

“你是不孝!祖母的法子可谓两全其美,你还是好好与那顾姑娘商量,至于吴姑娘这边,你母亲自会去打点,你意下如何?”

“孩儿说过,只娶顾雪宁一人,并不是玩笑话,还请父亲成全!”夏知衡说完,头顶上静了片刻,知道是父亲动了气,夏知衡身上一阵发冷,咬牙挺着。

“你既如此固执,想必是被儿女情长蒙了心,科考之前不得出房门,在你屋里好好闭门思过去吧!”夏玉清说完端起茶喝了两口,看着地上的儿子僵硬的磕了个头。

“母亲,衡儿不孝,惹了您老生气!”夏玉清恭敬的对老夫人说。

“我还好,就是你媳妇气的不清,领着她回去吧!”

知府夫人赶忙站了起来,道:“是孩儿失仪,还望母亲见谅!”

“无妨!都下去歇着吧!”

夏玉清起身扶着夫人的肩膀往外走,低头看着还跪在地上的儿子,心里也发了愁。

夏知衡跪了大半天,起身时膝盖有些疼,不禁皱了眉。

“你这孩子也真是倔,听你父亲的话,好好回去想想吧!”老夫人有些心疼,唤来墨青搀着夏知衡出了门。

知府夫妇前头出了荣春堂的院门,夏知衡就甩开了墨青的手,伸手揉了揉膝盖,道:“你去四海镖局,告诉顾大小姐,说我这一个月不方便出门,让她不用担心!”墨青赶紧应着去送了信。夏知衡慢悠悠的踱回房,躺到榻上歇着去了!

顾雪宁这边得了信,看着墨青一问三不知,就放他回去了。心想应该是知府一家一时难以接受,才禁了夏知衡的足,先来个冷处理,让自己知难而退。实在不行,再来个狠招,棒打鸳鸯。顾雪宁敲敲脑瓜壳,有点头疼,也不知道夏知衡这一个月要怎么熬啊!

顾雪宁在家中待了两日,心烦的紧,也没心思去听戏。这日好容易静下心了练了两个字,秋儿就领着川儿进来了。

“小姑姑!”川儿飞奔到顾雪宁身边,踮脚趴到书桌上,顾雪宁停了笔,摸摸川儿的头,道:“你怎么来了?学堂没课了?”

“我娘也来了,把衣服都带来了!”川儿奶声奶气的说。顾雪宁看看秋儿,秋儿赶紧回道:“小姐,表夫人的病又犯了,浑身无力,表少爷眼看就要出镖了,怕家里丫鬟照顾不周,就搬来这里暂住着时日!”

“表嫂现在在哪?我去看看!”顾雪宁扔下手中的笔。

“住到西厢房去了!”顾雪宁领着川儿急急的往外走。西厢房原是傅锦鸿未婚之前的住所,成婚之后就搬了出去另立了门户。

进了西厢房的门,一股浓重的药味扑鼻而来,表嫂躺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看见顾雪宁进来,挣扎着要起身。

“你快躺下,和我客气什么!”顾雪宁赶紧迎到床前,将表嫂按在床上,然后坐到床边,从丫鬟手中接过药,一勺一勺的喂给表嫂。

“这些日子川儿还得要麻烦你了!”表嫂虚弱的道。

“麻烦什么,我恨不得日日将他带在身边!”顾雪宁真心的道。“你这怎么好好的又犯了病,可是着了凉?”

“小姑姑,都是我的错!”川儿忽然在一旁大哭起来,“娘是为了救我……呜呜呜……”

“好川儿,快别哭了!”顾雪宁将川儿搂在怀里给他抹眼泪。川儿的娘也赶紧安慰,好不容易川儿不哭了,秋儿赶紧领了出去。

“这是怎么了?”

“哎!这孩子真是皮的没边了,下学的时候看水边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