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傲娇秦少弱选妻 同人志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Twink

更新时间:2020-04-08 12:13:11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傲娇秦少弱选妻 同人志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Twink 连载中

《傲娇敬少:宠妻有毒》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青蓝空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李季恒,季恒

主角叫李季恒,季恒的小说是《傲娇敬少:宠妻有毒》,它的作者是青蓝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10点多,在外忙了一天的敬儒风,才忙完应酬回到春华园。 他喝了一些酒,但不至于醉,只是看上去显得有些疲乏。 他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10点多,在外忙了一天的敬儒风,才忙完应酬回到春华园。

他喝了一些酒,但不至于醉,只是看上去显得有些疲乏。

他一进到客厅,就直接走往沙发,随即,瘫坐半躺到沙发背上。

片刻后,柳轻扬突然从工作室里开门出来,随手带上门后,就径直地从走廊走尽头来、经过客厅往外走。

她今天高扎着马尾、又是穿红色的直筒背带裤和红运动鞋搭配白色T恤;不过,可能是夜里有些凉,她还加穿了一件红色薄款的收腰大衣,且长过膝盖;整个着装看上去很休闲却又不失干练。

她出来时,左手侧抱着前几天带回来的红色锦盒,看样子像是要出去。

“要出去啊?”

敬儒风头枕在沙发背上向左微侧、看着柳轻扬走来,见她只是看他一眼,并没问候就直接从他前方走过去、走向玄关,就突然开口轻问。

“嗯”柳轻扬朝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地轻应。

柳轻扬住进这里也有八、九天了,除了头一天出门,后面几天基本都是宅在家里,没出去过;现在大晚上的突然要出门,这使敬儒风顿生好奇起来,心想:这是要去幽会吗?

柳轻扬开门出去后许久,并没有听到车子发动的声响从庭院内传来。敬儒风随即就断定:应该是有人到大门外接柳轻扬。

他犹豫了一下,就突然动身坐起来,俯身拿起茶几下的摇控器,然后,打开前方墙上百寸液晶电视,随后,做几个操作,把别墅大门处的监控视频调出来。

电视屏幕里,他把镜头调转了一下,就看到还真有人坐在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里做等待;只见柳轻扬徒步出大门后,就直接坐上车门已经打开的副驾座。

他看了一下车牌,确定是柳诗祯的车子,但是坐在驾座上、身穿墨蓝西装的男子却双手捧着一株15寸左右高度的粉色玫瑰花,没看到脸。待柳轻扬上车坐好,关上车门并系上安全带后,男子突然把玫瑰花放到她膝上,让她拿着;然后,开动车子离去。

看到男子真是柳诗祯本人,敬儒风无意识地莫名松下一口气的同时,疑惑也顿生,心想:大晚上的,他们兄妹要去哪儿?还送玫瑰花?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柳诗祯带着柳轻扬开着车子离开春华园后,就直接开车去城区南郊,然后,把车子停在一栋环境清幽、欧陆风格的别墅大门前。

车子停稳后,柳诗祯双手还搭放在方向盘上,随后,拿下左手,看了下时间,见时辰没到,他就只是安静等着,没说话。

不过,他的眼睛却一直不时地瞟向柳轻扬膝上的红色锦盒。

他是真的非常好奇,柳轻扬雕琢了七天才做出来的东西会是什么样的。但是,他也知道这东西有忌讳,此时并不宜看,不然泄气就不灵验了。所以,他只好强忍着。

柳轻扬端坐副驾上,右手托着玫瑰花盆,左手按在锦盒上,目视前方,两眼无神,像是魂不附体;呼吸极缓,安静得很。

午夜12点,柳诗祯先行下车,去按响门铃。

门铃上的通话设备传来女佣询问:请问哪位?

“柳家”柳诗祯直接简言应道。

很快别墅的大门就自动大开。

柳诗祯转身返回车旁,打开副驾上的车门后,就退开一旁,什么也没说。

柳轻扬沉默地下车后,就径直地朝别墅走。柳诗祯站在原地,只是看着,没跟上去。

她左手侧抱着锦盒、右手托捧着玫瑰花盆直直地穿过别墅庭院,朝宅子大门走去。

“柳小姐”

宅门前,李季恒和他妻子都穿着睡衣、已匆忙迎出来、恭候着,待柳轻扬一走近,就微笑着问候。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今晚柳家会送东西过来;所以,都已沐浴,准备睡下。

柳轻扬并没在开口应什么,就只是看向李季恒夫妇一眼,就直直地朝宅内走。

李季恒看到柳轻扬左手拿着锦盒,右手拿着粉色玫瑰花,但花却不是真花,而是塑胶制品,粉色的花,绿色的盆子,盆内铺着石子。这使他心里顿生强烈的好奇,但他见柳轻扬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所以,就只字不问。

他见柳轻扬直接进门,就马上转身跟进门,很意会地疾步上前,小心翼翼地走到前面带路,然后,带柳轻场直接上二楼,去他儿子的房间。

“笃笃笃……”

二楼走廊内,李季恒突然停在一个房门前敲门,柳轻扬驻足在几步外;李季恒的妻子怯生生地停在柳轻扬身后不远处。

“谁啊?”房内传来李季恒儿子李俊诚不耐烦的声音。

“有事,你们两个赶紧起来。”李季恒直接严肃地说道。

很快,只穿着中睡裤的李俊诚,就脸有不爽地打开门,刚想询问什么,看到一脸肃穆的柳轻扬就欲言又止。

柳轻扬沉默地直接迈步向前,趁李季恒和李俊诚意会地退身让开,直接迈步进房间。

房内李季恒的儿媳安语静正站在床边忙理着真丝睡袍,见柳轻扬走进去,显得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李季恒冲她招一下手、示意她出来后,她才无措地朝门口走来,站到她丈夫身边。

柳轻扬走到床尾驻足停下后,就扫视着房内的布局,定好方位后;因她爷爷已经做了调整、布好了风水阵,她只需找出缺位即可。

很快,她就迈步走向靠窗的床头柜,然后,把花盆放到合适的位置并转一下,随后,转身打开盒子放到床上;她跪到床头正中后,就双手取出玉石,一次性摆到床头架正中央上。

摆好玉石后,柳轻扬就退身下床,拿了空锦盒就往外走。

“可以了吗?”

李季恒见柳轻扬忙完往外走,就迎向柳轻扬轻声音询问。安语静和李俊诚则十分好奇地走向床头观看玉石。

“嗯”柳轻扬一边轻应着,一边把手上的空锦盒递给李季恒。

“嘻嘻嘻……,好可爱啊”

安语静站在床头,看着玉石上雕刻得十分活灵活现且欢脱可爱的婴儿,欢笑着感叹道。而李俊诚则双手环抱,右手捂着嘴、笑而不语。

“三个月内,能触能摸,不能移不能动,包括那花。”

柳轻扬听到笑声,应声转头望去,看到安语静正伸手、想触摸玉石婴儿的小脸时,突然严肃地提醒道。

“哦”安语静怯生生地缩回手,咬着唇轻应。

柳轻扬转身就往外走,准备离开。

“柳小姐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李季恒把锦盒转递给他妻子后,就急忙追上柳轻扬询问。

“三个月内,你们做为长辈的,对这事要只字不提,不要给他们什么心理负担,心理压力过大,也是问题之一。就那么多。”

柳轻扬双手插着衣兜,一边走下楼梯一边轻淡地提醒道。

“好,这个明白。”

李季恒很郑重地点头提醒道。

柳轻扬下了楼梯,走过客厅,扫视一眼,见客厅西边落地窗前,有一团淡淡地白雾,白雾在她进房间时,也曾见过。不过,她并不以为意,直接忽视、当做什么也没看到。

她径直地走出玄关后,就马上出门离开。

“柳小姐,好走!”

李季恒夫妇送柳轻扬出宅门时,李季恒微笑着说。

柳轻扬并没应什么,直接头也不回地径直离开。

“这人,年纪好小啊!”

李季恒的妻子,看着柳轻扬离去的背影,突然开口叹道。

李季恒明白妻子的意思:因年纪小,可能修为低,做事可能不够牢靠。于是,就马上提醒道:“做这些的,有些就是天生的,和年纪没关系。”

“嗯”

李季恒的妻子看着柳轻扬出院门的背影轻应。李季恒没再说什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