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王妃太给力》重生王妃太给力免费阅读 精彩内容 重生王妃太给力小说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2-13 08:03:51

《重生王妃太给力》重生王妃太给力免费阅读 精彩内容 重生王妃太给力小说完结版 连载中

《重生王妃太给力》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可可星空糖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容瑾,乐鱼

《重生王妃太给力》作者:可可星空糖,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容瑾,乐鱼,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那男人顿时面红耳赤,摸摸鼻子,赶紧转移话题:“他没事了?” “有我在,当然没事。”蓝乐鱼说完,还特地挺了挺胸,一脸矜傲。 又过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男人顿时面红耳赤,摸摸鼻子,赶紧转移话题:“他没事了?”

“有我在,当然没事。”蓝乐鱼说完,还特地挺了挺胸,一脸矜傲。

又过了几息,在乐鱼的专业急救下,王虎慢慢平静下来,最后终于停止抽搐,缓过劲儿来。

周围的人皆觉得神奇,看着蓝乐鱼的目光,也更加好奇。

一个看着不过四五岁的孩子,竟还懂医?

真是不简单。

思及此,这些人又看向陪在乐鱼身边的冷峻男子。

这位应当就是这孩子的父亲了,有个这样聪慧灵巧的孩子,真是福气。

蓝乐鱼此时也站起身来,他举着自己脏兮兮的手,望着容瑾,满脸无辜。

容瑾弯腰将他抱起来,小家伙特地将手举得远远地,没弄脏他的衣服。

容瑾将乐鱼带到屋檐下洗手,等到洗好了,两人回头,就看到一身华袍,五官出色的英挺男子站于身后,等待已久。

蓝逸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见堂堂当朝三王爷,镇格门正都尉容瑾,蓝逸不识得容瑾,但好歹都算是京中年轻一辈里的显贵,总有些场合会碰见一两眼,今晚偶遇实属巧合,哪怕出于礼貌,他也该与其说上两句。

要知道身在御前的人,这交道是最不好打的。

像是蓝家三兄弟与四王爷、七王爷、九王爷关系都属不错,但三王爷,却的确从未接触过。

不是不愿接触,而是接触不到,根本没有渠道去相识。

如今见了,不说是不是缘分,好歹是个机会,蓝逸自然要把握。

容瑾单看蓝逸一眼,便瞧出了对方示好之意,他难得的没有露出不耐烦,只摸摸乐鱼的脑袋,道:“回马车上去歇着。”

乐鱼应了一声,蹦蹦跳跳的跑上马车。

等孩子走了,容瑾才看向蓝逸。

蓝逸识趣,拱手道:“不知是都尉大人,方才我那些护卫多有得罪,还望大人莫要见怪。”

容瑾瞧了眼那边的十数人,个个一身兵气,身形硕厉,只是单纯的护卫?

那蓝家老二在军中出入,现在蓝家老三区区一介商贾,随行的下人,都是正规军的水准,倒是比京中几位郡王还本事了。

容瑾语气轻漫:“三公子客气。”

“不敢不敢。”蓝逸听出他语气中的不悦,顿时背冒冷汗,心中却思忖不出,自己哪里让这位不愉了?

思来想去还是刚才的事,他只得再次解释。

“在下此次亲自前往阳州,为着这批丝绸可算用足了心,下头的人皆知事关重大,难免防卫过度,万望大人海涵。”说着,又行了个大礼。

看着那几乎整个腰都折下来的身影,容瑾慢条斯理的道:“出门在外,多些防卫也是尽责,本都不怪。”

蓝逸松了口气,又道:“今日这雨来的汹涌,今夜只怕要与大人同庙相度,在下那儿有些好酒,不知大人有否兴趣,这黏湿的天气,喝些酒也好暖暖身子。”

“也好。”容瑾淡声应下,朝着火堆走去。

蓝逸快步跟上。

很快便有人送上酒肉,容瑾捏着酒壶,没有喝下,却是看了眼马车方向,慢慢的问:“三公子那些丝绸,可是沁山府产的天云缎?”

“大人知晓天云缎?”蓝逸正愁不知道怎么拉关系,闻言顿时一喜:“沁山府擅产云蚕,这些天云缎可正是那特异的火云蚕所吐而织,大人若是喜欢,回去后,在下送上几批到大人府中。”

容瑾漫不经心的饮了口酒,淡问:“多少银一尺?”

“大人说笑了,今日把酒言欢已是缘分,大人若不嫌弃,便当在下送予小世子的礼物。”

“小世子?”容瑾瞧着他。

蓝逸笑着,一脸“我懂”的压低声音:“未闻大人成婚,小世子必然是娇妾所诞,大人放心,在下最是嘴严,不该说的,一句也不会说。”

毕竟正妻未娶,已经有个四五岁的儿子,说出去怎么也不好听,况且容瑾又是御前之人,起居更是应当谨慎,此等逸事若是宣扬出去,只怕那些吃饱了没事儿做的御史,又该胡言乱语,无事乱奏。

蓝逸自以很贴心的为容瑾着想,末了还提了提酒壶,与他虚空一敬。

容瑾却将酒壶搁下,黑眸中闪着一丝笑意:“你说方才那个?”

蓝逸一愣,随即恍然,莫非方才那个不是容瑾的儿子?

不过长得分明有几分相似,虽说那小孩脸圆软糯,但眉宇间,总是有些神似,若说不是父子,只怕也该有什么亲戚关系。

蓝逸又急忙回忆,是不是皇家的哪位亲王之子,或者旁系郡王之子?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到类似的人物,不觉有些紧张。

“大人……”

“方才那个,你觉得是本都的孩子?”容瑾兴致昂扬的问。

蓝逸摸摸鼻子,很是尴尬。

“你但说无妨。”

蓝逸这才鼓起勇气,斟酌着道:“方才那位,与大人的确有些相似,不过许是在下看错了,这大晚上,到处黑漆漆,多半眼花。”

“你没眼花。”容瑾提着酒壶,又饮了一口,心情大好:“他就是本都的儿子。”

蓝逸呵呵的干笑,心里却觉得这容瑾不知是不是有毛病,不是一直说是你儿子吗,说了是,你一脸“你说错了,他不是”,结果刚说他不是,你又说“其实他就是”,你故意逗着人玩呢?

蓝逸再次感叹,果然御前的人都是高深莫测,别说打交道了,说两句话,都猜来猜去,寻摸不透。

容瑾不知蓝逸心中思绪万千,他却想的是,果然旁人都一眼能看出,他是孩子父亲,所以,他的猜测是没错的?

从认出蓝若言的第一刻,容瑾就很自然的对乐鱼疼爱有加,这种自然,就仿佛他就该是他儿子,就该是蓝若言为他生的。

这种认为很没道理,可他就是这么觉得,他与蓝若言那一夜,她是初次,他何尝不是,蓝若言生了孩子,孩子长得好看又聪明可人,这里头要说没有他的遗传,他是断断不会信。

因此,容瑾一开始就盲目自信,如今有人认同他的观点,高高在上的都尉大人觉得,眼前这个油嘴滑舌的商贾,似乎也没那么讨厌。

至少,蓝逸眼光不错。

而另一头的马车上,蓝若言抱着儿子突兀的打了个喷嚏。

蓝乐鱼翻了个身,拽着娘亲的衣角问:“爹,你是着凉了吗?”

“没有。”蓝若言摇头,想了想,又从包袱里掏出一瓶驱寒的药剂,仰头给喝掉。

说不定真着凉了,毕竟这鬼天气实在不安分。

……

第二日,蓝若言是特地等到蓝逸他们离开了,才出的破庙。

此时的雨已经停了,但地上湿滑,马车不敢走的太快。

他们一路慢慢吞吞,到了将近傍晚,才进了都城。

此时已是夕阳西下。

蓝若言本想带着儿子住客栈,但问了两家客栈都满了,这才知道,今年科举将至,每逢三年这个季节的京都最是热闹,到处皆是应试学子,来来往往,摩肩擦踵,有的家境富裕的,早早便差人定下了好的客栈,或是租下了环境不俗的大院,家境贫困的,也是提前从各地出发,确保到的时候还有地方歇脚。

如此下来,蓝若言顿时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容瑾陪在她身边,耐着性子与她又问了两家,最后眼看天色实在不早了,才道:“我府中摘间独院给你,可好?”

蓝若言不高兴的抿着嘴,之前在路上一起住还好说,这都到京都了,怎么还要一块儿住?

她不愿意,可蓝乐鱼一听要住容叔叔府里,却开心极了,这一路下来,他对容瑾的感情,简直是质的飞跃。

蓝若言见状,更不愿意了,她儿子按照这个节奏,没两天就得被他亲爹拐走了,到时候她怎么办?

“不用,再找找,京都这般大,我就不信一间空房都寻不到。”蓝薇说着,拉着儿子的小手又往前走。

容瑾跟上,不咸不淡的道:“便是还能找到,也是三教九流的地方,不说是否安生,太杂乱的环境对乐鱼不好。”

蓝若言一顿,犹豫起来。

“还是先生觉得,本王的府邸辱没了你?”

蓝若言抽抽嘴角,这人硬生生的自称什么“本王”,摆谱给谁看?

蓝若言抿了抿唇,最后又看了眼已经浑浊昏暗的天空,到底还是同意了。

反正大不了今晚就暂且在王府住下,明天再出来找房子。

解决了住的问题,就剩吃的问题了。

乐鱼自出生这是第一次到京都,看什么都新鲜,闻到什么都想吃一吃。

想着这会儿回王府再准备膳食也晚了,不若就在外面用。

容瑾熟门熟路,乘着马车,三人很快到了京都正街的一品楼,这儿做的京菜,是整个京都最好的。

进了一品楼,里头的气氛热火朝天,不愧是著名食肆,生意好得不得了。

容瑾显然是常客,他一来,掌柜立刻亲自相迎,一边迎着,嘴上还不停:“三爷好久没来了,还当是忘了咱们一品楼了,这几个月,咱们楼里可出了不少新菜,三爷要不要尝尝?有醉乡鸡,芙蓉卷,翡翠萝饺,相思糕,对了,新出的雀儿仙还有两壶,这可是咱们老板亲自酿的新酒,每日午市晚市各卖五十壶,过了可就没有了。”

蓝若言听着那一连串的菜名,忍不住就舔舔嘴唇,可一低头,见自己儿子,竟也眼巴巴的望着那掌柜,喉咙一拱一拱动。

蓝若言忍不住一笑,捏捏儿子的脸蛋:“饿了?”

蓝乐鱼抱住娘亲的手,憋着嘴点头,真饿啊!

蓝若言看向容瑾,容瑾淡定的让掌柜将他们说的,都送上来。

掌柜利落的应着,又亲自送三人上二楼的厢房。

四人走的不紧不慢,却没瞧见一个梳着双包发髻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坛酒,正摇摇晃晃的往这边走。

那小姑娘个子矮,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