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舞一世情》凤舞九天 小攻 凤舞一世情by五月·初夏

更新时间:2020-02-06 20:05:47

《凤舞一世情》凤舞九天 小攻 凤舞一世情by五月·初夏 连载中

《凤舞一世情》

来源: 作者:五月·初夏 分类:职场 主角:秦冰灵,皇甫天

主角是秦冰灵,皇甫天的小说《凤舞一世情》此文是五月·初夏原创的职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凌君邪出乎意料,没想过秦冰灵会这么回答,但是现在如果就此答应,可能也不坏,“是,我是你的哥哥,你我二人父母双亡,相依为命,你昨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君邪出乎意料,没想过秦冰灵会这么回答,但是现在如果就此答应,可能也不坏,“是,我是你的哥哥,你我二人父母双亡,相依为命,你昨日不慎落水,我救你起来,然后你什么都忘了。”

秦冰灵再次试探Xing地喊了一声,“哥哥……”

凌君邪看秦冰灵已经愿意说话,那应该就没有什么大碍了,“嗯,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秦冰灵的小手立即抓住了想要离开的凌君邪,凌君邪的手一甩,秦冰灵有些害怕,这个哥哥不是很喜欢她的吧,为什么连抓一下手都这样,秦冰灵问,“哥哥,哥哥我忘了你的名字,还有,还有我叫什么呢……”

凌君邪随即说道,“哥哥叫君邪,妹妹叫如约。”

秦冰灵暗自悠悠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如约……君邪……”

凌君邪当即决定给秦冰灵取名叫做如约,也是在提醒自己,如约做自己该做的事,还有留着她的意义何在,凌君邪跨出了秦冰灵的房间,“等你好些我再来看你。”

魂夜犹豫着是否进门,就看见了出门的凌君邪,“少主!”

凌君邪问道,“怎么?有事?”

魂夜低着头回答,“方才听到了少主的对话……您……”

凌君邪对于魂夜的疑问并没有否定,“嗯,叫所有人到阁内大殿。”

六扇门的风在凡天告知了他朝中面圣之后发生的,便快马前来,“六扇门弟子参加吾皇。”

皇甫天魁望着风,只问,“寡人听闻你知道天杀门的据点?”

风回忆起跟踪秦府Nai娘的事,“是,吾皇,属下之前潜入过天杀门的地方打探消息,但天杀门戒备森严,若不是当初有新人武功资历尚浅,想必以属下也难以进入那地方。”

皇甫天魁不信六扇门有完不成的任务,“当真有这么难?哼,寡人偏不信。寡人现在命你,带领御林军剿灭天杀门!你可愿意?”

风一听皇甫天魁说的,立即下跪,“这……属下惶恐。”

皇甫天魁有些愤恨,“这等天杀门的残党余孽,早就该死绝了。”

风不明白为什么皇甫天魁会这么快下决定,“可属下,怕这样前去,只会送死。待属下查明天杀门的据点,详细计划周全再做定夺,不知吾皇何意?”

皇甫天魁对风说的表示赞同,“好,就按你说的。”

城门外,御林军林统领将秦惊龙的龌龊事发布在皇榜中昭告天下,“秦惊龙勾结外党,以权谋私,畏罪潜逃后自刎而死,故撤去将军一职,死后扔于乱葬岗。”

魂昼在外看到这个消息,对着凌君邪说道,“呵,这狗皇帝,还挺狠的。”

凌君邪走向前,那御林军好像看见过凌君邪一般,又不确定是谁,“不知公子前来何事?”

凌君邪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让魂昼递上了一块布,那御林军手立即发颤,“这……降书!快,快去禀告吾皇!那少侠回来了。”

御林军禀告了皇甫天魁之后,立即派人过来请凌君邪,“少侠,吾皇要亲自召见你!”

凌君邪初次进宫,对于皇甫天魁坐拥的一切视为不屑,一个靠奴才来打天下的皇帝,有什么可做的,离开那些人,他皇甫天魁能有什么作为,可眼前的凌君邪显得十分有礼有节,“草民参见吾皇。”

皇甫天魁看了一眼一表人才的凌君邪,二人平视,皇甫天魁的眼中有些赞赏的意味,“你就是那日揭去皇榜的少年?”

凌君邪对着皇甫天魁禀告,“正是。岳明克卿此时不会前来,他既已给了降书,便永不会侵犯极国,吾皇大可放心。”

皇甫天魁早已读了降书,看着凌君邪大声赞赏,“好!好!英雄出少年,寡人会赏赐你黄金万两,加官进爵!不知可否告知少侠大名?”

凌君邪冷然笑着,“贱名走刃。”

皇甫天魁蹙眉,细细品味这个名字,“走刃?这凭少侠器宇不凡,怎么的也不该取这样的江湖名字,若是为官,可就显得不雅了。”

凌君邪装作恭敬地作揖,“吾皇所言极是。所以草民并不想为官,只为钱财。”做官什么的,从来就不是他凌君邪的意思!

皇甫天魁早上刚被六扇门的人气坏,现在又来一个,“你……你想抗旨?”

凌君邪委婉拒绝,“吾皇美意草民心领了,但草民只想拿着钱财隐居山林,还请吾皇成全。”

皇甫天魁阴冷地看着凌君邪,“好……真是一身傲骨,寡人请你做官还居然有人会抗旨不遵!”

凌君邪又怎会被他要挟,“若是动武,那边没意义了,草民告辞!”

皇甫天魁指着要离开的凌君邪说道,“你!来人,赐黄金!”

最终皇甫天魁还是让人拿了黄金万两捧了过来,凌君邪笑纳,“多谢。告辞。”

皇甫天魁觉得自己火冒三丈,他还有没有一点帝王的威严!“哼!居然一个贱民都不把寡人放在眼里!简直……简直是无法无天!”

郑妃前来看到皇甫天魁生气的样子,着急小跑到他的面前“吾皇是为何事这么气恼?”

她是他最近倍加恩宠的妃子,皇甫天魁喜欢她的原因,可能就因为和她在一起的感觉特别的安心,“爱妃……你怎么来了。”

郑妃温柔似水,融化了皇甫天魁暴躁的心,“想来见见吾皇,拿着点心就来了,一来就看见吾皇这么气恼的样子。”

皇甫天魁见到她这样子,也不想去思考那些烦心事,便回答她,“哎……无事。”

四年后,皇甫天魁封了郑妃为皇后,只因她所生的,是男婴。后宫的女人争得头破血流的位置,眼瞧着让一个没有家庭背景的人抢了去,所有的人,心有不甘。四年里,朝中大臣都纷纷地仰仗着林莫群,他逐渐在朝中得势,皇甫天魁也是格外地看重他。可依旧让皇甫天魁心怀愤怒的,是六扇门的人,六扇门字上次灭天杀门失败之后,就备受冷落,俸禄减少,逐渐的凄凉。

这四年里,凌君邪和岳明克卿一席人走遍不少地方,可由于凌君邪有时经常在外,一来一去可能就是半载,秦冰灵没有人看着,凌君邪又不能每次都带着秦冰灵,有时回来,会比较讶异秦冰灵长大的速度好快,四年里,他们如同平淡的兄妹,所有的人只字不提从前,只是这样平淡的过着日子。

秦冰灵虽还不到亭亭玉立的年纪,但是现在已经七岁的她越长越水灵,“卿哥哥,卿哥哥,你快瞧!”

岳明克卿已经完全没有了大漠人的样子,逐渐适应了剑咒阁的生活,岳明克卿对秦冰灵比较宠溺,他总能莫名地让他牵动心里的某个情绪,觉得她笑着可爱,哭着好听,十足的一个活宝,“如约好厉害,这是哪儿抓的小蝴蝶。”

秦冰灵捶了一下岳明克卿的肩,嘟着嘴说,“约儿没抓,它自己飞上来的,好漂亮啊。”

岳明克卿拉着秦冰灵的手,“来,去吃饭吧,玩了一天,你该饿了。”

秦冰灵在椅子上坐好便问,“好啊好啊,哎?君邪哥哥回来吗?”

岳明克卿就知道,秦冰灵还是那样思念着她的君邪哥哥,可是凌君邪似乎就从来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一样,岳明克卿安慰秦冰灵,“君邪哥哥晚上才回来。”

秦冰灵有些失望,“噢……”

飞虹洒脱地说道,“没事,别皱着小脸,有你飞虹姐姐还有卿哥哥陪着你,你怕什么?”

秦冰灵睁大了眼点头,“嗯!对啦,原术爷爷呢?”

秦冰灵小跑出门,看着远处在亭子里喝酒的原术,“爷爷——原术爷爷!吃饭啦!吃饭啦!”

原术拿着酒壶的手一颤,“哎哟,我的小祖宗,叫的我耳朵都疼了,来了来了。”

秦冰灵边吃边问,“君邪哥哥每天忙什么呢,都不见个人影。”

原术看她那副可爱的样子就问,“怎么,想你君邪哥哥了?”

秦冰灵点点头,“嗯,都好几日了,每次回来都是晚上,也没能和哥哥说上什么话。”秦冰灵想起自己上次见凌君邪的时候,都是好几日之前的,总是带着魂昼哥哥和魂夜姐姐出门,也不知道是背着他玩些什么好玩的,还是真的在忙些什么。

原术一干人等都不敢随意来安慰秦冰灵,其实,有些答案,很残酷,可是又不得不接受,凌君邪的做法,自然有他的道理。

夜深人静的夜晚,秦冰灵的眼皮子终于撑不住,可想想大家都说了凌君邪今晚会回来,便又打起了精神,秦冰灵听到了细碎地脚步声,轻声问,“嗯?是君邪哥哥吗?”

果然是凌君邪,凌君邪从黑暗中走进,秦冰灵只能透着月光看着他的脸,凌君邪只问,“你还不睡。”

秦冰灵一笑,“是……约儿想等哥哥回来。”

凌君邪几年来都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不用等我,自己睡。”

秦冰灵有些失望,有时她也会怀疑,二人是不是一个爹娘生的,为什么凌君邪总是有好多好多的心事不愿告诉她,是因为她还小吗?整日奔波在外,刚回来也没有兄妹的亲昵,秦冰灵瘪了瘪嘴,“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